女子為陰,陰人之禍便是在對映女子。

皇上年幼尚未大婚,天下最尊貴的女子當屬太後。

太後孃娘身份貴重,堪配九天明月。明月直逼帝宮,便是說太後孃娘奪了皇上的光彩。

林止竟連太後都容不下了?

今天……這是要有大動作了!

太皇太後輕嗬,心情大好。狗咬狗一嘴毛,這齣戲真精彩!

“本座思量良久。”

林止緩緩抬頭,眼底冷光幽幽:“為避明月之禍,當請皇上先行離宮。待天相穩定之後,再行定奪。”

百裡明霜麵色一時慘白如紙。

“說的可真好聽。”太皇太後懶洋洋開口。

“林宗主可是將皇上的去處都想好了?放眼整個天下,大約隻有宗正府最合適吧。”

不讓她好過,就誰也不要想好過!

還以為林止與百裡明霜的同盟有多麼的牢不可破,現在看起來嗬,都是笑話!

“當然不是。”

林止對太皇太後的挑唆一點都不覺意外。

“本座的身份地位,哪裡配得上皇上金尊玉貴。自然隻有聖山行宮才最適合皇上。”

太皇太後咬牙,就不信你冇私心。

“本座一心為國,還請太後孃娘顧全大局,護我西楚國祚久安。”

“哀家不同意!”

百裡明霜沉寂了半晌終於開口:“皇上年幼,根本離不開哀家。”

“娘娘說的極是。”

人群裡忽而傳出男人沉穩綿長的聲音,眾人側目瞧去,竟是久不上朝的玉子夫,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人群裡。

玉子夫滿麵鄭重傾身跪倒:“臣有一法,可化解此次陰人之禍。”

“大司空快快平身。”

玉子夫的出現,令所有人感到意外。自打百裡淵被送去帝陵後,這還是第一次再度在早朝上瞧見他。

他在這個當口出現,一定有特殊用意。

玉子夫抬頭,不懼眾人打量:“既然隻消日月分離便可化解災禍,那麼明月出宮亦無不可。太皇太後,曆經三朝德高望重,堪稱明月無雙。臣請皇上下旨,命太皇太後前往聖山修行祈福,定可保我西楚江山穩固綿長。”

太皇太後心裡咯噔一聲,所以……這纔是今天這出大戲的重點?

這些人唱唸做打就是為了名正言順將她軟禁麼?

“臣以為,此法可行。”林止說道:“請皇上和太後孃娘下旨!”

宣政殿中的百官都是人精,早瞧明白了今天的形勢。林止話音一落,立刻跪倒一片。

一時臣附議的聲浪幾乎掀翻了屋頂。

太皇太後被人帶出去的時候,意味深長瞧著林止。

良久方纔淡笑開口:“你以為這樣就算贏了麼?總有一天你會跪在我腳下,求我回來!”

“嗯。”林止點頭:“我也很期待那一天。”

他繼而側首瞧向蘇幕:“可以宣佈退朝了。”

厚重的殿門緩緩開啟,林止踏出殿外,舉頭望向天空。

門外,青天白日裡豔陽高照。他緩緩抬手,細碎陽光自指縫中穿過,在他麵頰灑下斑駁光影。

林止深呼吸:“是個好天氣。”

老楚,我終於可以……來找你了。你玩夠了麼?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