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早已說過。”

丹青眼眸一瞬不瞬瞧著她,眼底溫軟而明亮:“我來此,隻為接你回去。你不走,我便也不走。”

林楚吸口氣。

雖然吧丹青的話聽著是挺讓人感動,但是稍微過一下腦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。無相渡若是個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,也不會形成這麼大的規模。

她瞧向丹青:“你說回去,就能回去?”

丹青點頭:“我說回去,就能回去。”

“憑什麼?”

“我用我一個月的自由,換了你的自由。”

林楚心底一顫:“你把自己賣了?!”

丹青乍然入城,不疾不徐,每日隻在城中各處閒逛,並不曾瞧見他神色裡有半點焦急。

林楚早覺出他的狀態異常。原來竟是因為,他答應了赫連塵要在島上待足一整月?

丹青對無相渡的意義是什麼?這一個月,又用來做什麼?

想到驍龍突擊隊,林楚的心情很不好。

“你且寬心。”

丹青微笑:“我賣的是我自己,並不是驍龍突擊隊。”

“我答應赫連塵這一個月需儘力相助無相渡,但絕不會傷害驍龍突擊隊的利益。那是你的東西,旁的人誰也不可染指。”

他聲音略微頓了一頓:“至於相助到什麼樣的程度,由我說了算。”

林楚挑眉,深深瞧著丹青。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?她雖然也尋找過驍龍突擊隊的訊息,但……並不代表她想將這支隊伍據為己有。

什麼就……成了她的東西?

“那個……。”林楚沉吟著開口:“我對驍龍突擊隊並冇有什麼興趣。”

“楚楚。”丹青溫柔的眼波罩定林楚:“你不必有什麼負擔。驍龍突擊隊本就該是屬於你的力量,它的主將和締造者,是護國大長公主,是隸屬於護國神蹟營的分支。你既是護**統領,驍龍突擊隊自然也該臣服在你的腳下。”

“丹青。”林楚深深瞧著風光霽月的男人:“你大可不必如此。護國大長公主將驍龍突擊隊藏匿,一定有她的道理。護**我也隻是替言兒代管,遲早有一日還是要還給言兒的。”

“即便突擊隊要有歸屬,也該屬於端木言。”

世人覬覦驍龍突擊隊的威力,但她從來就冇有興趣。

從前不曾,隻因羽翼未豐,不好駕馭。現在不曾,隻因她已足夠自立。將來更不會,隻因她會越來越強大!

既然丹青因緣際會找到了這隻隊伍,極好。

他性子恬淡卻日日行走於刀尖裡,手裡握有這張底牌,合適!

“你說的或許是對的。”丹青陡然收起麵上笑容:“但我這麼做,並不是為了驍龍突擊隊。”

他半抬起頭顱,眼底掠過複雜難辨的晦暗。

“冇有你,驍龍突擊隊仍舊是驍龍突擊隊。但……若冇有你,丹青卻將再不是丹青。”

林楚眸色一動,心中有些震撼。

她與丹青自幼相識,相伴成長。他待她親厚,卻也恪守本分,從不曾造次。今日忽然這般溫情款款無所顧忌,叫人……不能承受。

在她心裡,丹青就是出水芙蓉,讓人自慚形穢不忍染指。

他們兩個,從不是一路人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