於是,姚纖纖眼睜睜瞧著自己兩隻手臂自黑影前胸冇入,飛快又自它後心穿了出來,瞬間刺了個對穿。

卻不見半滴鮮血。

姚纖纖收勢不及,整個人因慣力使然,也朝黑影撞去。

頃刻,亦如手臂一般自黑影身軀中直直穿了過去。

嗖!

下一刻,便見黑影飛快自門口竄了出去。

待石菲菲追到門口,早已失去那物蹤跡。再回首瞧去,姚纖纖正盯著自己兩隻大掌,已然瞧的癡了。

“怎麼回事?”石菲菲蹙眉低問。

“我……。”

姚纖纖抬眼,眼底驚懼再遮掩不住:“我不知道。”

他方纔一招得手,卻覺手下似空無一物。

然而眼前分明有活生生一個黑影,怎的就……撲了空?

等他整個人自那人身軀中穿過時,已經驚得傻了。

再瞧向自己手雙手,哪裡有半點血跡?雖掌心裡有些微濕潤的感覺,在月色中瞧來,分明是幾分水汽,又帶著幾分泥濘的土色。

這丁點的濕潤,語氣說是從剛纔怪物身體上來。不如說,更像是因為瞧見怪異情景時,他自己掌心生出的汗漬。

石菲菲抿了抿唇,眼底也漸漸生出恐懼。盯著茫茫夜色,狠狠打了個哆嗦。

“聽說,守廟二寨的人一夜之間消失。好端端的人,怎麼能憑空消失?方纔那個莫不是……。”

“彆亂想。”

姚纖纖皺了皺眉:“朗朗乾坤,哪裡有什麼鬼怪?”

然而眼下明月高懸,哪裡稱得上朗朗乾坤?

姚纖纖說這話時,語聲裡分明帶著幾分顫抖,儼然連自己都不能說服。

他自問素來膽大,從不相信鬼神。

但,剛剛發生的一切實在無法解釋。

石菲菲一直在那怪物背後不曾瞧的它的全貌,姚纖纖卻瞧的清楚明白。

怪物隻有一張大嘴的麵孔,此生讓他再不能忘懷。

姚纖纖狠狠打個哆嗦,忽覺眼前月色似也帶了幾分鮮紅的詭異。

“纖纖。”石菲菲瞧著他:“你在害怕?”

“我怕什麼?”

“是人都會怕,不丟人。有什麼不敢承認?”石菲菲瞧著他:“今天的事情,的確有些令人害怕。”

姚纖纖胸膛一陣起伏,也不知哪裡來的膽氣,驟然將石菲菲一把攬入懷中。

“莫怕,萬事有我。即便天真的塌下來,我也給你頂著。”他說。

石菲菲身軀微僵,耳根處爬起不易覺察一抹紅暈。

這個感覺令她很不自在。

她前半生混跡花樓,早不是純情良善的女子。卻不知為何,被這人抱了一抱,竟有些手足無措。

石菲菲輕咳了一聲,拋開尷尬,低聲說道:“所幸寨子裡並無傷亡。今天這事,莫要叫六爺知道。你我多加留意便是。”

石菲菲眉峰緊顰不得舒展,她不是故意欺瞞林六爺。

最近,要尋找麒麟目,要去山上疆民寨子談判,還要操心營救端木言他們四個。

六爺需要勞心的事情實在太多了。這種捕風捉影的小事便不需要再叫她操心,待她暗中查清楚了再同六爺稟報。

姚纖纖答一聲好,胸膛裡一聲悶響。

“這事你不許自己去查,既然也叫我撞上了,便得叫我同你一起。入夜後,你也不可一人單獨行動。無論做什麼都得叫上我!”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1260月下高懸,朗朗乾坤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