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楚將指尖的血珠子,放在丹砂精魄旁邊。本命金蠶身軀一抖,立刻精神振奮。

飛快爬了過去,一口將丹砂精魄吞吃入腹。

之後,它挺了挺身子將身軀一縮,欲待酣睡。

林楚眯了眯眼,吹了聲口哨。本命金蠶纔不情不願扭著胖身子冇入到她指端鮮血處,頃刻間消失無蹤。

她做這一切並冇有避諱古婆婆。

古婆婆將賴以保命的丹砂精魄給了她,足見對自己的信任。投之以桃李報之以瓊琚,林楚素來對真心待她的人,付出百分之二百的真誠。

古婆婆冷眼瞧著本命金蠶來了又去,緩緩半垂下眼睫,半個字都不曾說。

“阿媽。”

阿魚抱了匣子一路小跑著過來:“匣子請來了。”

古婆婆瞧著匣子,麵色漸漸鄭重。

忽而閉上眼,也不知喃喃低語些什麼,才恭恭敬敬將匣子接在手中。又小心翼翼塞進隨身帶著的腰包裡了。

“咱們可以走了。”她輕聲開口

“阿媽要去哪?”阿魚展開雙臂擋在二人身前:“阿魚才與您相見,您不能又將我給丟下。”

古婆婆瞧著她,眼底生出了慈愛和不捨。

她抬手緩緩在阿魚烏髮上拂過:“阿媽得出趟遠門,你且好好在寨子裡麵歇著。這些日子不要亂跑,等我回來。”

“阿媽可是要隨她們去找麒麟目?”

古婆婆氣息一凝,阿魚便撅起嘴:“你瞞不過我,我也要去。”

古婆婆沉下臉:“這是大事,你一個小孩子湊什麼熱鬨?”

“我纔不小。”

阿魚不服氣:“您教我的本事我都學會了,一般人哪裡能欺負得了我?”

“頭人家阿賢哥的婆娘就要生了,阿媽這時候哪裡能離開寨子?”阿魚目不轉睛的盯著古婆婆,一臉義正言辭。

“將來總有一日我要接您的班,不如這次叫我跟著去曆練一番?”

古婆婆還在猶豫,阿魚便扯著她的衣袖慢悠悠搖著撒嬌。

“我的好阿媽,我出去一趟又回來,寨子裡麵好些人都看我不順眼呢。您總要讓大家都緩緩不是?”

“既然如此,你便替我走這一趟吧。”

古婆婆轉過身去,並未叫人瞧見她在做什麼。

少傾,拿過三隻錦囊遞給阿魚:“拿著這個,若非生死攸關不要打開。危險時刻,或許可以保你性命。”

阿魚喜笑顏開接過錦囊:“多謝阿媽。”

她飛快扭過了頭,朝林楚等人招了招手:“六爺,咱們走吧。進山找麒麟目去。”

“好啊!”

最先出聲回答的是追魂,待話出了口才決出不妥。

他輕咳一聲,掩住眸中尷尬:“我是說,有了嚮導,真好。”

陸安深深瞧他一眼。

嗬,說什麼給林爺找的紅顏知己,分明就是他自己看對了眼。

追魂最近,真是越來越作死了!

事實證明,追魂作死的大無畏精神,完全超出了陸安的理解範圍。

隻有他想不到,冇有追魂做不到。

就在古婆婆默許了阿魚做嚮導之後,追魂勇敢的站在了林止和林楚麵前。

“林爺。”

他義正言辭開口:“這一路上,你會發現阿魚姑孃的好處。你一定,不要辜負了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