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滾!”

對追魂,林止隻有一個字。多一個字都不願。

追魂張口,還想要說些什麼,卻被陸安生拉硬拽的拖走了。

鬼衛們直到此刻才長長舒了口氣,紛紛撇了撇嘴。

追魂你個人想作死,可千萬不要拉上我們啊!

……

南疆的山與西楚全然不相同。

此地的山脈雄壯高聳,常有易峰突起,且植被茂密。

雖然今年的冬天比往年冷了許多,卻依舊有不少植物存活,堅挺著熬過了最冷的季節。

一眼望去,你根本分辨不出哪裡是路。

山高,林密,卻寂靜非常。

“你們要當心腳下。”

阿魚語聲輕快:“我們龍石的大山裡麵不經常有人來,樹葉不知落了多少層,下頭的爛了上頭的又蓋上去。外麵的人常說我們林子裡都是被爛葉子悟出來的毒氣,你們頭一次來可得小心些。”

“往年在這個時候,林子裡的蛇多極了。不過今年冷的厲害,阿媽說這樣的天氣蛇都冷的睡過去了,懶得出門。你們運氣真好。”

“咱們這一趟進山去,應該是不會遇見蛇了,你們也不用怕。”

一路上,阿魚說了許多話,眼底始終帶著笑。

自守廟寨子回家去時,她滿腹心事,瞧上去懦弱又膽小。

如今,憂愁遁去,也漸漸恢複了少女特有的歡快本性。

追魂始終與她比肩而行,眼底含著笑,專注聽著阿魚東拉西扯的講述南疆的事情。

此刻的追魂是快樂的。

他前半生日日與鮮血和殺戮為伍,從不曾瞧見過如阿魚這樣單純直率的女子。

他羨慕她,被她眼中歡快吸引,於是忍不住靠近。

與她在一起,他覺得自己似乎也不由自主變得快樂。在他眼中,阿魚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子。

最好的女子,當然要有最好的男人相配。

追魂遙遙看著林止,瞧見他與林楚親密無間的默契隻覺礙眼。他暗暗握緊拳頭,他一定會幫阿魚,找到屬於她的幸福!

林止感受到了追魂的注視,眉心在那一刻蹙緊:“聒噪。”

林楚眼底含笑:“青春少艾的姑孃家,本就該是這個樣子。何況……。”

她眸色微閃,朝著阿魚瞧了一眼:“她說的,可都是些極有用的東西。”

阿魚好似在有一搭冇一搭的在說些閒話。實際上,則在三言兩語中,將南疆風土和禁忌給交代的清楚明白。

她說,林中瘴氣多為花葉腐爛和濃霧相合所形成的毒氣,是在提醒他們要用些除瘴的東西。

而山林中冇有毒蛇,則是告訴他們現在的林子裡麵冇有危險,隻管放心大膽的走。

這也算是在鼓舞士氣吧。

“又如何?”林止依舊麵沉似水:“還是很聒噪。”

林楚腳步微頓瞧著林止,眼底漸漸生出笑意:“老塵,你不用擔心我會吃醋。憑那麼一個毛丫頭,還冇有資格成為我的對手。”

林止眸光閃了閃,有一種被人窺破了心思的尷尬。

然而尷尬隻一瞬,眨眼變作了坦然:“天下除了你,冇人能入眼。”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1275 真的很聒噪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