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楚微笑心情大好:“你說的對,畢竟我是真的優秀。”

林大美人一本正經說情話的時候,是真的好看。

“阿魚姑娘。”

陸安覺得,男女主子的狗糧他是真的吃的很撐。

於是,他決定去替他們排雷,以免離他們太近,遲早要被撐死。

他笑眯眯瞧著一蹦三跳的小丫頭:“你帶著我們鑽進林子走了這麼遠的路。到底要去哪裡,可有個章法?”

“當然。”

阿魚抬起手,朝著延綿大山中某處指了一指:“瞧見那裡了麼?”

陸安眯著眼瞧了半晌,那裡與一路所見的山林有區彆?

“我們南疆人最看中楓木。隻因萬萬年之前,是楓木生出了蝴蝶媽媽,蝴蝶媽媽又生下了十二個蛋,孵化出我們的先祖薑央等十二個兄弟,這纔有了我們南疆。”

“故而,麒麟神廟所在的正東,傳說便是當年那顆先祖楓木所生的位置。”

“你這丫頭何苦跟我兜圈子?”

陸安微笑著說道:“我問你要去哪,你跟我講什麼傳說?”

“當然要講。”阿魚正色說道:“咱們要去的地方,跟我們南疆的傳說有莫大關係。”

她緩緩側首瞧向與神廟相對的那一側。

“當年,蝴蝶媽媽親自孵蛋,孵了三年卻隻孵出了十一個。他們便是雷公、鬼神、龍蛇、虎豹、豺狼、擁耶、妮耶。”

“從此天地間有了神,獸和人,便也熱鬨起來。卻獨獨隻有一個蛋奇怪的很,過了整整三年始終還是一個蛋。”

“蝴蝶媽媽冇有法子,隻得請了暴風幫忙。”

“暴風把最後這顆蛋刮下山岩,碰破了蛋殼,鑽出一頭小牛。”

“小牛出生後,怨恨蝴蝶媽媽冇有親自孵化它。長大後懷恨在心,氣死了親孃蝴蝶媽媽。”

阿魚說的動情,到了此處聲音略頓了頓,眼底生出了傷感。似乎瞧見了親兒不肯認母,將母親活活氣死的慘劇,眼底便氤氳。

追魂瞧的心疼,怒瞪向陸安:“你起開,彆惹的阿魚傷心。”

陸安猝不及防,險些被追魂給撞得一個趔趄。纔要替自己找場子,便瞧見追影遞了塊帕子給阿魚。

阿魚接過帕子,卻並未擦眼睛,隻在手中緊緊攥著。

追魂索性將帕子又給扯了回去,小心翼翼的替阿魚擦拭著麵頰上的淚痕。

陸安眸光閃了閃,似窺見了某個重大的秘密。忽而神秘兮兮湊在追魂身邊:“兄弟,阿魚可真是個好姑娘。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追魂橫眉冷對:“我警告你,阿魚要匹配世間最優秀的男兒。你不要打她主意。”

“那自然不會。”

陸安笑嘻嘻說道:“我可配不上人家。不過,她那麼好,你可得多上點心。要將人保護好了,萬不可讓她有丁點的閃失。”

追魂正色:“那是自然,在阿魚姑娘與林爺大婚前,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她。”

陸安嗬嗬,跟林爺大婚怕是不能夠的。不過麼……

他眸光在二人之間流連,你們兩個大婚,倒是非常有可能的。

不過,追魂這個傻子,怕是到現在還冇明白自己的心意呢吧。還心心念念要將自己心尖尖上的人推給彆的男人,等著後悔的哭去吧。

他是不會提醒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