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鬚鮎魚肚中殘留著不少未及消化完的人骨。

才一破開它的肚腹,腥臭之氣沖天而起,令人作嘔。

眾人皆被六鬚鮎魚惡劣的氣味驚著了,一瞬四散。

唯有林楚目不轉睛盯著魚腹中殘存的屍骨皺了皺眉:“可有嬰兒骸骨?”

林止麵色如常,認真盯著魚腹觀瞧:“並冇有。”

眾人瞧著他玉色險資,儀態風流,不由在心中感歎。

不愧是林爺,能在如此惡臭前麵不改色,真……非普通人也!

林楚是此間唯二,不為惡臭所動的人。

聽見林止的回答,她的眉峰一瞬蹙的更緊。

林止瞧著她:“你在擔心那些嬰孩?”

“嗯。”

林楚半垂下眼睫:“巨石後的女屍均被人破開了肚腹,腹中根本冇有胎兒。”

“她們的屍首被人丟棄在牯牛洞裡,供六鬚鮎吞吃。但若她們腹中嬰兒若並冇有被六鬚鮎吃掉,能去了何處?”

四下寂靜無聲,這問題冇有人能夠回答。

夜涼如水,眾人身軀一顫。隻覺這樣的夜晚冷的出奇。

“把這玩意燒了吧。”

林楚瞧一眼地上的六鬚鮎:“要是李天師還在,就好了。”

專業的事情,還是得交給專業的人乾!

對付這些神神怪怪的事情,冇有人比老神棍更合適。

可惜,冰川之戰後,雪無依與林長帆先後跳入冰河裡失蹤。李天綬執意留在無相渡中尋找,揚言生要見人死要見屍。

想要得到他的相助,鞭長莫及。

“老楚。”

林止深深瞧著林楚:“你最近越發多愁善感。”

林楚神色一滯,多愁善感?這詞,是能出現在她身上的?

“我這,叫做善良本色。”她說。

“嗯。”林止勾唇,笑意直達眼底。

一瞬,卻再度冷沉。

“牯牛洞以後,不要再去了。”林止的聲音堅決。

“那可不行。”

林楚抬眸,眼底帶著鄭重。

“牯牛洞裡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,或許真與麒麟目的下落有關。我們還冇有深入到洞中最深處查探,休整之後必得再度前往。”

林止皺眉下意識反對,卻聽女子清脆的聲音慢悠悠在耳邊說道。

“即便不為旁的,單隻為了探明孕婦身死的真相,也得再去一次。”

林楚瞧向林止:“咱們幫了大領主,吃人嘴軟!”

林止依舊不肯妥協:“麒麟目終歸與我們並不相乾,咱們直接回西楚。有我在此,誰敢攔路?”

林楚歎口氣:“我們可以走,兩江怎麼辦?”

她緩緩抬手,將林止緊顰的眉峰撫平:“彭勃久病不治,大限將至。”

“我多番查探,基本能確定他的病症與蠱毒有關。他的情況很複雜,我也冇有十足的把握。唯有藉助苗蘇蘇手中,苗家曆代供奉的蠱王精髓,他或許能有一線生機。”

彭菊花是彭誠的命。

他毫無征兆的宣佈自治,就是為了能在變態菊活著的時候,將他認為天下最好的東西送給兒子。

世人眼裡,九五之尊無上榮寵。

所以,他要自立為王,給他兒子極致的榮耀。

如果,她能趕在戰爭開始前,解除變態菊的蠱毒救下他的命。

一切便會大不相同。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1292 專業的人乾專業的事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