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魂皺了眉,纔要說話。

咚咚咚!

忽然聽見遙遠廣場上,有沉悶的鐘聲傳來。

追魂眸色一凝,側首朝吊腳樓下瞧去,但見來往人影行色匆匆。

遠方忽有一聲大喝傳來,響徹雲霄。

“傳林爺,六爺令!人馬集結,帶好裝備輜重。即刻前往牯牛洞!”

追魂愣了,居然……真在今天要再下牯牛洞!

“咱們走吧。”

阿魚不再開口,快速彙入到匆忙集結的人群中去。

再探牯牛洞已與上次全不相同。

往日出行追隨在林止身側的隻有鬼衛刃部,今日除了他們,卻還帶了工部及醫部。聲勢浩大,卻鴉雀無聲。

眾人眼底皆帶著幾分冷凝。

自打林爺成立宗正府,鬼衛三部便各司其職。

這是頭一次,一同出現協同作戰。

所以……這次的任務隻怕非常艱钜!

阿魚仍舊堅持走在最前,眼底懼意已經蕩然無存,似乎已將初次進洞時的經曆忘的乾乾淨淨。

林楚則選擇了與上次全然不同的道路。遠離了地下暗河,走向巨石藏屍處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才走過巨大的迎門石,林止忽然停下了腳步。

巨石後空蕩蕩,上次瞧見的十多居女屍,已經蹤跡不見。

“林爺,還走麼?”追魂瞧一眼身後淺抿了唇瓣。

他有很多疑問,卻依舊固執的不肯將林楚奉為主子。私心以為,隻要不喊林楚,他就隻是在為林止做事。

林楚眼底盪出細碎冷芒如冰,她的注意力都放在原先停屍的位置。對追魂的小心思,懶得理會。

大石後的女屍早就死的透透的,根本不可能自己離開。是誰?在這些日子進洞移走了屍體?

“走。”林楚緩緩開口:“都跟緊了,莫要掉隊。”

眾人無言,沉默的緩緩朝著牯牛洞深處行進。

這一條路與地下暗河的走向相同,皆在不斷向下。

然而,一路之上卻並不曾瞧見積水。便似洞中所有的水,都存在暗河那一處去了。

眾人不知走了多久,隻覺已然離著地麵極遠。四下愈發的寒冷潮濕。

寒氣夾雜著水氣氤氳,已然行成瞭如有實質的薄薄白霧。

“冇路了。”

阿魚停下腳步,直勾勾盯著麵前清灰一堵石牆。

那堵石牆也不知佇立於此多久,被水汽浸潤出濃綠的青苔,滑膩濕潤。

“這上頭雕的什麼?”

追魂舉著火把湊近石壁。

隻見石壁上有彎彎曲曲線條交錯,經年累月下,被水氣青苔侵蝕的已然難見全貌。

“這是……。”

阿魚麵色陡然一白:“是生死符篆!”

“林六爺。”

她轉過身去瞧向林楚:“我必須鄭重的最後問您一次。您真的執意要下到洞底去麼?”

“這石壁上的生死符篆是一種警示。”

阿魚聲音裡添上了難以覺察的鄭重。

“生與死隻在一念之間。等過到這石壁之後隻怕……便是真的鬼門關了。”

“嗬。”

林止眸色淡而冷:“本座的宗正府中,處處皆為地獄。”

想要讓他們此刻折返,怎麼可能!

阿魚吸口氣:“我明白了。但願……是我想多了。”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1294 再下牯牛洞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