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請你們退後。”

聲音落地,阿魚鄭重跪倒。以指尖挑了些硃砂塗抹在額心,再將頭顱緊緊貼上地麵,嚴絲合縫。

口中喃喃不知說了些什麼,又規規矩矩砰砰砰三叩首。

她的動作莊重而笨拙,顯得有幾分可笑。

然而上至林止林楚,下到鬼衛三部的最低等士兵,冇有一個人對阿魚的作為感到不屑。

他們的眼中,隻有凝重。

阿魚啟動的,是巫祝一族最高規格的祈禱儀式。

這一戰,很危險!

格拉拉!

萬籟俱寂中,陡然有沉悶一道聲響自半空傳來,似悶雷炸於九天。

那聲音並不如何巨大,卻叫人聽的心神俱蕩。似乎連一顆心都跟著顫抖不止。

林楚半眯著眼眸,隻覺腳下地麵似也隨著轟鳴在顫抖。

她的眸色逐漸加深,這個聲音是……

機關開啟之聲?

“走!”

阿魚毫無征兆起身,一把扯住追魂,直直撞向石壁。

二人身軀狠狠撞在石壁上,卻並不似眾人想象中一般鮮血四濺。居然詭異的……消失了。

眾人眨一眨眼,驚愕不已。

那二人方纔分明活生生在眼前。怎的片刻的功夫就……不見了?

姚纖纖吸口冷氣:“這石壁莫非……會吃人?”

石菲菲斜睨著他:“牙都冇有,怎麼吃?”

石菲菲的表麵氣勢十足,聲音裡卻帶著幾不可聞的顫抖。

牯牛洞這個鬼地方,什麼都不是絕對的。

從前隻知人吃魚,何曾見過魚吃人?

若說牆能吃人大概……也有可能。

林楚盯著石壁,眼底閃過細碎冷芒。她上前一步,探出手指朝石壁點了點,唇角便微微勾了一勾。側目瞧向林止。

“咱們也走吧。”

言罷,便也直直撞向石壁。身軀在與石壁接觸那一刻,陡然間消失。

牆當然不會吃人,阿魚和追魂之所以會忽然消失,隻能是石壁上藏著機關。

林楚撞向石壁的瞬間,竟感受不到丁點的阻滯,輕輕鬆鬆便能穿過。

她的眼前出現了四四方方一座石室,林楚不及打量,先看向自己身後。

方纔的石壁並非真的石壁,甚至根本就不存在。

那玩意便似海市蜃樓的幻影,不知被什麼投射在方纔的位置。瞧上去逼真的緊,實際上隻要抬腿就能輕鬆邁過去。

她本以為石壁幻象後,是如方纔一般的黝黑通道。卻不成想會進入到這一方狹小的空間裡,而阿魚和追魂卻蹤跡不見。

林楚等了半晌並不見林止跟來,便自顧打量起眼前的石室。

石室占地不大,麵積約有兩丈左右,絕不超過三丈。

石室四壁插著長明燈,正中擺著極大一具石棺。石棺四周雕刻著雲景天宮,其間無數祥雲繚繞。

林楚皺了皺眉,這裡竟然……是個墓室?

阿魚說過,牯牛嶺生人勿進,並不曾有人來往。

但,那日所見六鬚鮎分明為人工豢養。加上今日這石棺……

足以說明牯牛嶺不但有人員來往,甚至極有可能曾經有人居住。

林楚冇有興趣瞭解石棺中到底裝著什麼,她急切需要的是離開。以最快的速度與眾人會和。

石室中不見天日,她不知道自己進來了多久,但能感覺到時間絕對不短。

林止到現在均不曾出現,也冇有見其他的人出現,隻能說明一件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