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帶我去瞧瞧那個倉庫。”

藏著兵器,實在太好了!

當今亂世各自為政,各國的兵器製式大不相同。隻要瞧見那些兵器,便能窺探出牯牛洞裡的這一切,到底是誰在搗鬼。

“就在那裡。”林止抬手朝著黑暗中某處指去:“走吧。”

二人一前一後行至林止所指之處,而他來時的石門卻已然關閉。

林止並不焦急,將手掌按在石壁上用力一推。

格拉拉!

石壁顫了一顫便打開了,透出些許昏黃光線。

“六爺!”女子驚呼乍起,又驚又喜。

林楚抬眼瞧去,石菲菲與姚纖纖正自牆根處飛快起身。

“你們怎麼在這裡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石菲菲搖頭:“從那石壁牆過來以後,我和纖纖就給困在這裡了。幸好瞧見了六爺和林爺,不然說不定就要死在這裡了。”

林楚抿唇,眼眸飛快朝著四下裡打量,繼而瞧向林止。

林止恰也在此刻瞧向她,二人目光相觸,皆在彼此眼中瞧出了慎重。

他們兩個皆是獨自一人來,根本冇有遇見任何人。

如今在這間石室裡能看見石菲菲與姚纖纖,隻能說明。

這裡並不是林止方纔所見的倉庫,更不是林楚所見的墓室!

這裡到底……藏著多少機關?

眼前的石室占地不小,內裡裝飾精巧雅緻,極其講究。

靠牆放著張喜鵲登枝的黑檀木雕花拔步床。淺紫色軟煙羅的床帳子拿赤金的鉤子鉤著,半遮半掩。隱隱露出裡麵妙曼一抹背影。

床前腳踏上擺著雙黑色鹿皮短靴。

床榻前的衣架子上卻並未掛著女子衫裙,卻掛著套做工考究精良的銀鎖甲。

石室正中是一張八仙桌,桌角下雕著鏤空祥雲的花紋。

而另一側牆邊的博古架上,擺著滿噹噹的書卷。

林楚飛快打量著石室,眼底帶著幾分疑惑。

這樣的佈置瞧上去,真真不似荒郊野外山洞中一間石室,而是高門貴女的閨房。

若是閨房,怎的衣架上卻掛了套盔甲?

而那床榻之上……

她心中微顫,分明有一人側臥酣睡!

這山洞裡除了他們這一群人,居然……還有人?

那麼,方纔所見的墓室,倉庫,還有另一條岔道中的暗河大魚,可是均與這人有關?

林楚緩緩走向床榻,猛然出手將床帳掀起。

床榻上那人蓋著床夾紗薄被似睡的正熟,竟對她的到來全無所覺。

“姑娘,打擾了。”

林楚提高了聲音,而床榻上依舊半點動靜也無。

林楚淺抿著唇瓣,忽覺手心處一片粘膩。

山洞裡忽然出現個人本就不合常理。此刻他們搞出這麼大的動靜,她怎麼可能始終不醒?

這個真的是……人……麼?

“六爺,你躲開。”石菲菲毫無征兆衝了來。

誰也冇有想到,她竟不由分說搭上床榻上女子的肩頭。隻微微用力,便將人給翻了過來。

“啊!”

四下裡陡然起了陣驚呼.

即便是林止,在瞧清床榻上女人眉眼的時候,也狠狠顰了眉。

“這人……這人長得……。”

石菲菲訥訥開口,神色複雜地看向了林楚。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1297 一個女人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