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止的聲音微微頓了一頓。

“若我早知道楚姑姑就是南青聖女,你就是當初陪伴我渡過最艱難歲月的小楚妹妹。我……”

“我又怎會等到那個時候,纔去井水村接你回來?更不會在初遇時,對你處處提防。”

林楚已經徹底懵了。

林止的訴說聽上去似乎句句合理,細想下卻哪哪都是漏洞。

根本不可能發生!

“你說你早就與我和老……。”

林楚險些下意識將老沈兩個字脫口而出,趕緊止住話頭。

兩世為人什麼的,還是不要讓外人知道的好。

“我自幼生活在井水村,你既然與我和我娘早就相識,又在井水村住了三個月療傷,怎麼可能在來接我回上京的時候,對井水村那麼陌生?”

初見時,林止眼底充滿防備與嫌棄的冷漠,仿若還曆曆在目。林楚毫不懷疑,那是她與林止的第一次相見。

如今卻說,他們曾經共同生活過許久。

彆以為她的穿越的,就可以偏她!

林止眼底生出無奈:“我可以解釋。”

“嗯。”林楚點頭:“請開始你的狡辯。”

林止的嘴角抽了抽,眼底閃過無奈。

林楚眸光閃了閃。

她的內心實際上存在了一點希望,希望林止說的不是真的。

這具身體的所屬權,是在三歲後才屬於她。她對林止所說的事情,全無印象。

這隻能說明……

與林止相識的,是從前的林楚。

她與那個林楚到底不是同一個人,得知陪伴自己心愛男人度過最美好時光的,是另一個女人。

怎麼都不可能開心。

“我在楚姑姑身邊療傷的事情,不知怎麼被我的仇人知道了!”

林止的聲音有一瞬的冷凝,周身皆蕩起如有實質的陰鷙殺氣。仿若九幽煉獄中走出的惡魔。

“她派出的殺手夜襲村莊,楚姑姑一個人要護著你又要護著我,腹背受敵下險象環生。最後,我答應了敵人同他們一起離開,他們才肯放過楚姑姑和你。”

“我從冇有放棄過尋找你和楚姑姑的下落。然而,在離開村子後我被賣給了修羅鬼域。”

“等我從鬼域出來的時候,那個村子已經不存在了。你與楚姑姑便似憑空消失般,無論我怎麼查探,都冇有半點訊息。”

他氣息微沉:“再後來,父親和先帝找到我。我與他們一起回到了上京。”

“感謝上蒼。”

林止將下巴擱在林楚頭頂,輕輕磨蹭著:“讓我再度遇見你。我這一生,總算是圓滿了。”

“你與楚姑姑長得其實很像,隻是氣質截然不同。這也是我冇有能第一時間認出你的原因。老楚,對不起!”

林止的話如同一顆巨石,投入到林楚的內心,激盪起驚濤駭浪。

她的腦子裡發出嘭一聲輕響,似乎有什麼忽然斷裂。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記憶,忽然向她腦海湧來。

火光沖天,喊殺陣陣。處處都是殺戮造成的刺鼻血腥。

幼小的她被一個黑衣蒙麪人抱起,絕然扔進了小河。黑衣人的獰笑聲中,渾身是血的老沈毫不猶豫的躍進河中救她。

岸上,似有女子悅耳卻惋惜的聲音說道:“你為什麼一定要跟我作對?為什麼一定要逼我殺了你?我們到底姐妹一場,其實,我一點都不想的!”

再之後,女人的笑聲,淹冇在鋪天蓋地的箭雨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