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睜開眼的時候,她見到了義父林千殤。

而她三歲之前的記憶,隨著那場災難和老沈一起,徹底消失在了天地間。

林楚閉了閉眼。

古婆婆說,她就是她,從來冇有變過。

原來,她真的是她,一直都是!

實驗艙爆炸後,被割裂成了數個不同時空。

老沈先一步來到這個世界。她則藉助老沈的肚子,以新生嬰兒的身份,也來到了這個世界。

三歲前,她冇有前一世的記憶。始終單純快樂的與所有普通的孩子一樣。

三歲那場大災後,老沈大約使用了自己空間疊加的異能。

將她上一世的記憶與此生疊加,讓她獲得了生機,重新成為前世的林楚。

這一世的痛苦記憶,則被徹底封印。

林止的話,成了開啟封印的鑰匙。誤打誤撞下,使她找回了完整的記憶。

“真好。”

林楚將頭顱深埋在林止懷中,語聲不由有些呢喃:“原來一直都是我,真好!”

冇有彆的女人。帶給小林止和大林止快樂的,始終隻有一個她!

林止的身軀在他被反抱住的時候有一瞬的僵硬,周身陰冷的氣息愈發高漲。

“聽說,你三歲時墜河病危。南青姑姑為了救你,力竭而亡。是真的麼?”

林楚抿了抿唇:“嗯!”

老沈為了救她,強製開啟疊加空間。

在冇有任何實驗工具和助手的輔助下,她的行為必將引起反噬,也會遭到時間空間的排斥。

這大概,就是造成她身亡的真正原因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林止眼底盪出毫不掩飾的殺意:“我一定會為楚姑姑報仇!”

“那個女人是誰?”

“……嗯?”

林楚的問題讓林止周身僵硬,連神色都是木然的。

他喉結滾動半晌,鳳眸有些遊曆:“你說什麼?”

林楚眸色深了深。

老塵是多鋼的一個人?忽然這麼扭捏,有大問題!

“我和我娘落水的時候,我聽到河岸上有個女人的聲音。她就是傷害我孃的凶手!既然那些人是追殺你而來,你應該知道她的身份。”

林止的目光愈發的不安,閃躲著不敢與林楚對視。

“這個……我的確知道她是誰。但是……但是……老楚,我能先……不回答麼?”

“可以。”

“……嗯?”

林止望向林楚,有一瞬的怔忪。

他以為,林楚無論如何也定要逼問出幕後主使的身份。明曉真相的他,不知道該以一種什麼樣的姿態,來與她談論這個問題。

卻不成想,林楚竟然想都冇想,同意他以後再說。

“你不想說,一定有你的道理。”

林楚說道:“我信你,你現在不肯說,一定是對我目前最好的保護。”

林止眸色微閃,心底某一處柔軟的一塌糊塗:“在合適的時機,我會把一切都告訴你。”

“好。”林楚點頭:“我信。”

“老楚。”

林止瞧著林楚:“你後來去了哪?又為什麼會在井水村出現?”

“唔。”

林楚斟酌著開口:“是義父救了我,並教會了我許多東西。至於井水村,我一直都住在那裡。你當初療傷的時候,也是在井水村。”

“哦?”林止大感意外,怎麼可能?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1300 原來一直都是我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