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楚並未受到任何人的影響,雙手又穩又準。將阿魚肩頭的腐肉清理了個乾淨,直到齒痕處透出些微的紅,才住了手。

“行了。”她拿沾著糯米酒的乾淨布巾擦了擦手。

追魂忙不迭跑過來看了一眼,便狠狠顰眉:“不用包紮?”

“不必。”

林楚神色淡然:“中了屍毒的傷口,敞開些纔好的快。”

追魂哦一聲,眼底半信半疑。

“你方纔說遇見了什麼?”林止直到此刻,才淡淡出聲。

“是……。”

追魂聲音頓一頓:“就是上次在洞中見到的那些破腹女屍。”

四下裡靜謐了半瞬,眾人眼底都翻滾出驚駭。

破腹女屍所有人曾親眼所見。她們儼然死了許久,早就冇了生機。

怎麼……還能傷人?

姚纖纖勾了勾唇,笑容有些許牽強:“你莫不是瞧錯了吧。”

追魂皺眉:“怎麼可能。”

姚纖纖冇有再說話。

追魂的答案他實際上早就知道,問那一句隻為心安。得到回答,心情隻能更加沉重。

眾人齊齊側過頭,瞧向了林楚。

林止的麵孔冷凝如冰:“老楚,咱們出去。這地方,誰愛來誰來!”

“能往哪裡去?”

林楚扯了扯唇角,笑容有些牽強:“退路決斷,如今隻能向前。”

石菲菲冷笑:“阿魚可真真是個好嚮導。”

追魂挑眉,眼底生出戾氣:“你怎麼說話呢?”

“我說錯了麼?”

石菲菲毫不懼怕,媚眼如絲盪漾著不屑:“她自告奮勇將所有人都領進了死路,自己卻先昏了過去。這個嚮導,有或冇有,有區彆麼?”

追魂氣的胸膛起伏,眼眸一瞬通紅。偏石菲菲說的都是事實,他無力反駁。

心中越發煩躁,隻想毀滅一切。

“洞中禍事並非阿魚之過。”

林楚一句話,打斷了眼下的劍拔弩張:“世上本也並無鬼神,今日種種當是衝我而來。隻怕一切……。”

她略一沉吟,眼底閃過細碎冷芒:“一切皆是與我相熟之人,設下的圈套。”

追魂似長長舒了口氣,眼底帶著幾分感激。

林楚眸色冷凝,她隻是實話實說,並冇有替誰開脫的意思。

他們一路行來,重重機關。

而所有機關的目的隻有一個。

將他們分開,各個擊破!

跨過生死符石壁後,鬼衛中最擅長機關的工部去向不明。

山洞裡出現了行屍,醫部卻也蹤跡不見。

失去這兩部的力量,必然舉步維艱。

術業有專攻。

工醫兩部的武功修為並不見長。失去鬼衛刃部的保護,在殺機遍地的牯牛洞,他們麵臨的也隻有毀滅!

暗處那人,心思詭詐而深沉。且對他們極為瞭解,不動聲色間便將鬼衛勢力分割瓦解。

憑一個頭腦簡單的阿魚,根本不可能做到!

林止凝眉,鳳眸中深如暗夜,似有什麼正漸漸破碎。

“你永遠不會知道,黑暗裡藏著多少恐懼和未知。”他說。

林楚眯了眯眼,心底的不安在擴大。

林大美人素來淡然,麵對萬事波瀾不驚。

何時瞧見他如此刻般如臨大敵?是因為……黑暗?

她能清晰的感覺出,林止心底裡對黑暗相當芥蒂的。

他的情緒是芥蒂,更是恐懼!

林楚挑眉:“老塵,你……。”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1306 心思詭詐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