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林家小爺。”老夫人微笑瞧向林楚:“你覺得老身如此處理可妥當?”

“妥當妥當,還是母親思慮周全。”花亦喜氣洋洋,如釋重負。

言兒性子急,等過了這個當口慢慢給她點好處,她一定會聽話!

“嗬。”林楚淺抿著唇瓣,冷眼瞧著前廳裡芸芸眾生,起了周身冷意。

難怪端木言狠辣無情,與這樣一家人日日相對,哪裡能感受到溫情?

“既然你們已經決定了,那就這麼辦吧。”

“恩。”老夫人點頭,對林楚的知情識趣很滿意,慢悠悠斂了眉目。

“來人。”花亦高聲喝到:“快去將梅園收拾出來,伺候大小姐住進去。再去將公主送回府中好生歇息。”

“等一下。”林楚束手而立,滿目都是冷然和嚴肅。

“在收拾房屋之前,大駙馬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得做。”

“什麼?”花亦心中歡喜,連帶著往日裡略顯陰鬱的聲音都輕快了許多。

林楚勾唇,麵頰溫潤綻放淺淡笑靨,沾顏出鉛華刻意彰顯,清音素言目光淡然:“請大駙馬與護國長公主和離!”

和離?!

眾人再也想不出她此刻和藹可親,居然說出這麼一句話。四下裡半晌冇了聲息,連帶著素來成竹在胸的花翎都難掩滿目震驚。

林首輔蹙了蹙眉,瞧一眼林楚立刻坦然了。讓故去的長公主和離雖有些難度,那又怎麼樣?隻要兒子高興,他就會不遺餘力幫她完成。

“你……你說什麼?”花亦嘴唇開始哆嗦。

他一定是聽錯了,這小子太猖狂!

“西楚國法,駙馬不可納妾,違者當斬。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,為了大駙馬自身安危考慮,請你與長公主和離。”

少年聲音如珠落玉盤,似浸透了雪山之巔的泉水,叫人冷到了骨子裡。

“你大膽!”花老夫人怒了,啪一聲朝著桌案重重拍了下去:“身為外人,挑唆彆家夫妻和離。你可真真是個知書達理,仁義道德的好人呢!”

“六少爺,你太過分了!”花亦冷了臉:“林兄,你就如此縱容你兒子這般猖狂?”

“西楚曆代的狀元授六品翰林院修撰,俸銀六十兩、米六十斛。花家祖上務農,冇有地產。花馮氏一生育有三子六女,除長子幼子其餘皆夭折。大曆十二年秋,護國長公主大婚。駙馬花氏一族舉家進京,如今有店鋪十八家,宅院三處,田莊兩處並良田千頃。敢問大駙馬,敢問老夫人,憑著一個六品翰林編修的俸銀,花家能發展到今日之境地?”

林楚目光灼灼,逐一在廳中眾人麵上掃過。目光所及之處,無人敢同她對視。她無比慶幸臨來時,讓婉言將端木言的一切調查的清清楚楚。

如今拿來打臉正合適。

“怎麼……怎麼說起這個來了?”花亦揮了揮手,很有些不自在。

“西楚護國長公主歲俸銀一萬兩,祿米一萬斛,良田房產店鋪不計其數。你們在場的各位又有哪一個不曾受到過她的恩惠?”

老夫人麵色鐵青,渾身都哆嗦了起來,顯然給氣的狠了。

“如今,長公主在天之靈未散,你們就開始張羅起這些汙濁的事情。又是哪裡學來的仁義道德?!”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144 和離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