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案子的主犯就是林茉雲。”京兆尹挑眉,在人群中掃過,將眾人心思儘收眼底。

“相關人員皆已到場。”他收回目光緩緩開口:“素問,有什麼話,你可以說了。”

“林茉雲在夔州府勾結暗夜閣匪徒欲殺害六少爺,致使府中四少爺身受重傷。此女內心險惡,手段陰狠毒辣,懇請大人明察秋毫,還兩位少爺一個公道。”

素問的話不啻於平地驚雷,掀起軒然大波。族老們驚愕中忘了閉口,一個個被穿堂風灌了滿口亦不曾察覺。

“大人可不要被人矇騙了。”林老三急赤白臉爭辯:“我們雲兒隻是個閨閣女子,怎會與那些江湖惡匪有什麼勾結?你這黑心爛腸子的小蹄子憑白的誣衊我雲兒,其心可誅!還請大人儘快查明真相,還我雲兒一個公道。”

“正是呢。”焦氏歎口氣,拿帕子按了按眼角:“也不知誰嫉妒我雲兒才貌雙全,不但設下毒計割了她的舌頭,如今還要敗壞她的名聲。有本事自己當麵鑼對麵鼓的出來,彆拿個下人頂包!”

“老大是不是你?”宋老太君沉著臉:“是不是你最近在朝廷得罪了什麼人,彆人不敢動你,就拿老三一家開刀?你身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,又是雲兒的大伯,怎的如此冇有擔當?”

眾人炸了鍋,人人眼底添了驚駭。居然……還有這種事情?

林家嫡裔的手足相殘就……挺驚人!

“閉嘴!”京兆尹額角青筋一跳,麵色在瞬間沉寂:“本官今日到此隻為與苦主覈實口供,不相乾的人再敢擾亂視聽,一律按同犯論處!”

“林長夕,林楚,素問所言可屬實?”

“冇錯。”林楚點頭:“早在夔州祖宅,林茉雲便已經唆使貼身婢女紅菱夥同護院,欲將我殺死,所幸並未得手。她一擊不中懷恨在心,便生了買凶,殺人的心思,在前往靈郡的道路上設伏。若冇有四哥拚死相護,怕我此生再難回到上京。”

林首輔眉峰緊蹙,眼底有森寒冷意透出。林老二擦了把汗欲言又止,顧氏則絞著帕子心疼的瞧著林長夕。

“林長夕,你怎麼說?”

“二嫂。”焦氏猝然抬頭,笑吟吟瞧向顧氏:“賢妃娘娘前兩日還向我問起墨雪來,不知雪丫頭近來一切可好?雪丫頭是賢妃娘孃的族妹,咱們林家最寶貝的嫡小姐。賢妃娘孃的意思是等過了兩日尋個機會求求皇上,給雪丫頭則一門好親事。這可是天大的福分呢。”

這一句來的突兀,林老二與顧氏齊齊變了顏色。林楚眯了眯眼,好惡毒的焦氏!

林茉雪是二房嫡長女,林家的二丫頭。焦氏忽然提起她的親事,可不是為了二房在思慮,而是利用賢妃林茉染的身份來壓製二房,將林茉雪的終身大事攥在手裡。要挾他們不許說出對三房不利的話!

顧氏神情越發忐忑,雙眉幾乎糾結在一起,恨不能直接昏過去。林老二整個人如同從水中撈出一般,坐立難安!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174 拿捏二房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