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芳榭,是一座水榭,建在禦花園深處的萬畝玉藻湖上。

每到夏日,蓮花盛開,玉藻湖上河風陣陣自流芳榭中穿堂而過。帶出脈脈荷香的清涼,成了整個西楚皇宮裡最消暑涼爽的所在。

然而眼前一片繁花似錦,馥鬱的花香人語中,偶然傳出幾聲不明獸吼。這是流芳榭?當她讀書少好騙麼!

“此地不是流芳榭。”林茉染緩聲開口:“是禦獸園。”

“六爺。”素問蹙眉開口:“大人隻許您前往流芳榭。”

嘭!

素問話音才落,被個禦花園的灑掃宮女撞個正著。宮女手中的噴水壺落了地,傾瀉而出的清水將素問衣衫暈染出大片斑駁的痕跡。

“奴婢該死!請娘娘恕罪!”宮女嚇得不輕,瑟縮著跪倒磕頭。

“你這小蹄子,慌慌張張的眼睛長在了頭頂上了麼!”柳絮怒目圓睜,指著小宮女大罵:“若是撞在娘娘身上,你有幾個腦袋夠陪?”

小宮女越發嚇的狠了,隻一味嚶嚶哭泣。

“今日入宮的貴人多,這般橫衝直撞的實在不像話。”林茉染第一次冷了臉:“來人,將這宮女送去慎行司!”

“多謝娘娘。”小宮女陡然止了哭泣,竟似舒了口氣。

“娘娘息怒。”林楚麵頰第一次展露出溫和的笑:“正是因為今天人多,又有各國使臣入宮,就為了點小事喊打喊殺的叫人瞧了笑話。既然她得罪的是素問,就將人留給素問處置吧。”

她幽幽朝素問使個眼色,素問答一聲是,伸手便去抓那小宮女。

“不,我不去!”小宮女嚇得麵色大變,不住朝林茉染叩頭:“娘娘救救奴婢,奴婢不要被彆人帶走!”

林楚眸色幽深,眼底盪出嘲諷譏誚:“看來賢妃娘娘往日頗得人心,連被處置打罵都有人上趕著求呢。跟您一比,我就是魔鬼!”

這話說的大有深意,林茉染眸光隻一蕩,頃刻便又如往昔般溫柔:“六弟真會說笑,是我思慮不周。既然六爺都替你求情了,還不快滾?”

小宮女大喜過望,眨眼跑的不見蹤跡。

“姑娘衣裳都濕了,不若跟奴婢去換換衣裳。免得到了禦前,憑白擔了個失儀的名頭。”柳絮湊近素問,輕聲開口。

素問蹙眉:“我……。”

“去吧。”林楚瞧她一眼:“這身衣裳實在不能看。”

柳絮長長鬆了口氣,親昵的挽起素問走遠。林楚唇角微勾,既然有人上趕著作死,總得給人家個合適的機會。

“我身邊還有個護衛,娘娘是不是也給安排點事情?”

“彆。”陸安皺眉開口:“我不走!”

他眼底生出森冷殺氣,陰惻惻瞧著林茉染身側宮人。誰敢找事,彆怪我不客氣!他不會忘記林止的吩咐,離開六爺,就去死!

他不想死!

“六弟真會說笑。”林茉染眸色微閃,將尷尬化解於無形:“北漠使臣送了批威風凜凜的狗崽,各個馴的乖巧可愛,如今正在禦獸園中訓練,說是等會要到禦前來表演。”

她笑意吟吟,觀之可親:“流芳榭飲宴時間尚早,大傢夥都去禦獸園中瞧熱鬨。咱們也瞧瞧去?”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183 禦獸園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