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問天麵色一僵,麵色漲紅如豬肝,一腳踹翻了麵前桌案。杯盤碗碟跌得粉碎。

“你!”他惡狠狠瞪向林首輔:“跪下給本將軍磕頭道歉,叫幾聲好爺爺我。本將軍就原諒你們西楚,不然……。”

他眸色微閃,眼底滲出嗜血殘忍的光:“不然就等著迎接我南疆討伐大軍吧!”

“首輔快跪下!”

“趕緊道歉,不要連累彆人!”

“首輔大人。”七皇子瞧著林首輔,眼底生出惋惜:“你素來忠君愛國,今日怕是要受委屈了。”

啪!

眾說紛紜中,赫連塵將手中酒杯重重砸在地上。深邃眼底深處盪出煩躁猩紅的光:“吵死了!”

三個字,清晰而平淡。然而那人周身陡然迸發出的森寒殺氣卻另周遭所有人僵了一僵,不知為何。那人不動不言坐在那裡,就能成了讓人無法承載的山嶽,壓力倍增。

北漠攝政王,血海裡沉淪睥睨的魔王。天下,無人敢與其爭鋒。

石問天瞳孔收縮,雖懼怕赫連塵,可到底不甘:“攝政王是要幫助西楚?”

“本王不想聽到你的聲音。”赫連塵麵色沉寂:“你太醜!”

石問天:“……。”好想砍死他!

“石將軍這麼急著兵戎相見,是惱羞成怒了?”林楚冷笑著開口:“被我發現你們指使花翎冒充榮敏公主,所以就急不可耐的想殺人滅口?”

“你胡說!”石問天怒吼。

“那便請石將軍來解釋一下,花翎為什麼會你們南疆蠱術?”

“我!”石問天深呼吸:“我不想跟你說話!”

林楚早看出石問天是個胸無城府的莽漢,她就是要激怒石問天。一個處於盛怒中的人做出的事情均會失去理智,處處都是破綻。

石問天如今的態度,就是欲蓋彌彰。

“為什麼要這麼對我?”花翎淚眼婆娑,柔弱開口:“我是女帝陛下收養的孤女,在南疆長大會一些蠱術有什麼問題?我一心救人,這也成了你誣衊我的證據了麼?你自己,還不是也精通蠱術?莫非你也是南疆人?!”

林楚也會蠱術?!

眾人再度色變,眼底添了審視和忐忑。

林楚眯了眯眼,小綠茶是有點道行。一句話便將她方纔的指控儘數推翻,順道還給自己挖了個坑。

“你說的不錯。”林楚點頭:“我是瞭解些蠱術。可你不要忘了,我的母親,是神農藥局尊主之女楚南青!”

“若是如此,林楚會些蠱術說得通。”七皇子略一沉吟,鄭重點頭說著。

眾人悄咪咪瞧他一眼,你到底……算是哪頭的?

“想要驗證花翎姑孃的說辭很簡單。”百裡淵慢悠悠說道:“依林楚所言,女帝之女當比端木言年長。可請太醫前來為花翎姑娘瞧瞧,骨骼筋脈無法造假,一瞧便知她年歲幾何。孰真孰假,一目瞭然。”

花翎深呼吸,坦然挺直脊背:“花翎願意接受檢驗!”

“何須那麼麻煩。”流芳榭外,忽有蒼老縹緲如仙的男人聲音傳了來:“花翎姑孃的身世,問問老夫便能一清二楚。”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205不想跟你說話,你太醜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