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妹妹。”花翎攥緊手指,壓下滿腔憤恨。抬眸時已是波光盈盈不勝柔弱的悲傷:“我錯了,我不該與你相爭。連李仙師都一心幫著你,我有什麼資本與你比?”

她抬手抹去眼角淚痕:“自此後,你便是西楚唯一的榮敏公主。我……我不要了還不成麼?”

以退為進,委曲求全。她冇有正麵回答李天綬的問題,卻將禍水東引。畢竟,憐惜弱者是天下大多數人的通病。

果然,她一番話說完。眾人的信念再度動搖。

“這姑娘弱不禁風,瞧著不像是個壞人。”

七皇子側目瞧向赫連塵:“李仙師的態度,是北漠的意思?”

赫連塵瞥他一眼:“你去問他。”

七皇子又碰了個釘子,摸了摸鼻子扭頭,唇畔笑容意味深長。

“什麼叫你不要?”林楚冷笑,悄然將即將拿出的物件再度塞回到袖中:“不是你的東西,輪到著你說要還是不要?”

“皇上!”她向上施禮:“有李仙師力證,公主身份清白當不需質疑!”

“小楚說的對。”林首輔淡笑開口:“混淆皇室血脈,令護國長公主蒙羞的罪人,還請皇上秉公處置吧。”

花翎周身輕顫,這是……無力迴天了麼?好不甘心!

“這事,大司馬怎麼看?”林首輔笑吟吟瞧向麵色暗沉如墨的男人:“是否需要個機會解釋?”

痛打落水狗什麼的,不是一般的爽!

“百裡淵。”端木朗眼底帶著無法掩飾的哀痛:“你為何要這麼做!”

“臣……。”

“皇上,這事是臣妾的主意,亦是臣妾要求百裡大人如此行事。還請莫要責怪百裡大人。”

嫋如仙樂的女子聲音緩緩迴盪在流芳榭中,林楚聽的心中一顫略微不安。這個聲音……在哪裡聽到過。

她側目瞧去,但見宮人四散,一美人似雲中月,月中仙,踏著星輝燈海款款前行。

“參見皇後孃娘!”

“今日宴請四方賓客,諸位不必多禮,快快請起。”女子唇角微勾,語聲輕緩柔和,如沐春風的和煦。眼尾卻在不經意間掃過林楚,笑容可掬。

林楚抿了抿唇,終於找到不安的根源。眼前女子,當今皇後百裡明霜,竟是她方纔在涼亭處瞧見那個,欲用紅花墮胎的女子!

百裡明霜,大司馬百裡淵嫡長女。十三歲入宮為後,至今八年。雖膝下空虛,卻能寵冠後宮長盛不衰,無人能及。

任何人都不會想到,風頭無兩的百裡明霜會躲在幽暗角落裡服用墮胎藥!知道這秘密的,終將變成秘密!

林楚暗中打量著百裡明霜,那人容色平和溫柔,無半點陰損算計,嫋嫋婷婷向端木朗行禮。

“明霜快坐。”端木朗起身,眼底帶了光。牽起百裡明霜的手將她帶到身邊坐下:“暑氣燥熱,你身子嬌弱耐不住,怎麼不在宮裡好好休息?”

百裡明霜微笑:“今日真假公主這出大戲乃是臣妾的授意,臣妾自當前來瞧瞧。”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207 百裡明霜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