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嬤嬤點亮大殿四角的燈火,又在桌案上留了一盞宮燈。四下立刻明亮而溫暖。

“你也算得上是言兒的救命恩人。”燈光下,章太後笑的溫雅和善:“救命之恩,當以身相許!”

林楚驚出一身冷汗。抬眸瞧去,章太後圓潤的眼眸如星,藏著深不見底的夜。無論說這話什麼目的,她是認真的。

“哀家從前以為你的出身配不上言兒。如今多番試探,哀家能覺出你對言兒真心關愛,想來以後也必不會虧待她。”章太後笑道:“你口口聲聲要讓瑾明瞑目,讓護**上下安心,哀家便成全了你的心意。”

“娘娘誤會了。”林楚肅然開口:“林楚所作所為都為了天下公義,從未藏有兒女私情。公主值得更美好的未來,不該在我這裡蹉跎了歲月。”

章太後笑容微斂,哦一聲沉了臉:“你這是在拒絕?”

言罷,她又嗬一聲輕笑:“哀家認為這是天大的好事,林冠儒必十分讚成。哀家今日本該將他一道傳召來詢問,無奈皇上聽說了他離宗另立的事情相當震怒,將人扣在了養心殿終是不肯放。”

林楚眸色一凝,眉目中生出彆樣的冷沉:“太後孃娘這算是在要挾麼?你憑什麼以為,我就一定會在意?”

章太後抿唇,挑眉瞧向林楚。四目相對,誰也不打算退縮。

章太後瞧的心驚。林楚逆光而坐,瞧她那一眼,隻覺這孩子周身都是油潑不進的黑暗。似一張妖獸巨口,能將人吸入吞噬。

章太後的額角滲出汗珠,心頭狂跳。

“公主是金枝玉葉。娘娘為西楚利益已險些將她置於死地,如今又強行賜婚,可真的在意過公主幸福?”林止陡然開口,冷寂的聲音讓章太後驚醒。

她深深吸了口氣,覺出周身的疲憊和後怕。

直到將手肘支在扛桌上,頭顱靠上去方覺出幾分舒心。

方纔是怎麼了?怎的毫無征兆的便似被噩夢給魘著了?若不是林止忽然出聲,她怕是要做出什麼有**份的事情。

“娘娘可是身子不適?”桂嬤嬤瞧的心驚,焦急上前為她按摩額角。

“無妨。”章太後揮手,抬眸朝林楚牽了牽唇角:“你們都說哀家不在意榮敏,安知哀家今日正是在替榮敏出頭。”

“罷了罷了。”章太後唇齒含笑,燈火星輝映照的她眸如點漆,盪出朦朧柔和的暖:“言兒你出來吧,哀家一把年紀,你總不能瞧著哀家被人當了惡人。”

端木言?!

林楚挑眉,端木言在長春宮?那麼剛纔……

寢殿東側有個拿屏風隔開的小間,裡麵是宮人們替太後準備茶水點心的地方。腳步聲自屏風後響起,緩緩露出端木言身軀。

她半垂頭顱,眼睛努力瞪著,並不去瞧任何人。林楚默默瞧著她,她臉上冇有情緒,瞧不出喜怒悲傷,似個行屍走肉,木然卻乖巧。

“言兒來坐。”章太後朝端木言招手,端木言就勢坐在她小榻邊緣。

“方纔的話你都聽到了,你與林楚並無緣分。你的心思,就此歇下吧。”章太後語聲低柔,內容卻似利劍誅心,不留餘地。

端木言抬頭,眼眸清潤深深瞧向林楚。寬大衣袖下素白一雙手指緊握,身軀幾不可見顫抖:“楚哥哥,那些是你的真心話麼?”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227 救命之恩,當以身相許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