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嬤嬤聽的欲言又止,瞧見主子的神色終究垂眸,不再言語。

“桂芬。”章太後猝然抬首,鷹隼般眸子盯著桂嬤嬤:“你不會對那些禍害心軟了吧?你在宮裡麵幾度沉浮,怎麼老了老了,反倒看不透了?”

桂嬤嬤身子一顫:“奴婢心裡麵隻有娘娘,哪會在乎旁的人?”

“守住你的心。”章太後皺眉:“不要讓哀家孤立無援,在這西楚後宮裡連個最後可以說話的人……都冇有了!”

護國公主府內,寂靜如無人。林楚一路行來,瞧不見半個人影。

雖有陸安提前備下的雨具,還是被雨大風急膩濕了半截衣裳。

“我已經吩咐陸安去燒些熱水過來,你先回房中換身乾淨衣裳。”

林楚瞧向端木言,這丫頭從方纔瞧著就不大對勁。長春宮內堅毅冷然的端木言仿若隻是滂沱大雨中,意識迷濛下生出的幻象。

“楚哥哥,我還能這麼叫你麼?”端木言如個牛皮糖,緊緊扯著林楚衣袖,片刻不分離:“其實在言兒心裡,一點都不希望你是我的師父。”

她聲音虛浮無力,微勾唇角生出的笑容蒼白而空洞。明潤大眼中光華儘去,隻餘絕望和蒼涼。

林楚瞧的心中一顫,不忍將她推開。

“楚哥哥,我現在隻有你了。”她將頭顱靠向林楚,帶著小心翼翼的試探:“你彆離開我好麼?”

林楚神色怔忪,仿若回到幼年時這樣一個午後。在那個令人嚮往的和平年代,她也曾做過同樣的事情,抱著另一個女人的臂膀,求她不要離開。

然而……

一瞬的恍惚,待到回神,已被端木言帶到屋中。小丫頭站在自己三尺處,衣衫半解,烏髮下一截香肩玉背,驚人的白。

“端木言!”林楚心中驚駭,下意識閉目轉身:“你乾什麼!”

“楚哥哥,你彆走!”端木言衝來,從身後將林楚環抱。使儘渾身力氣,不許人掙脫。

女子雪白玉臂橫在眼前,少女溫香撲麵而來。林楚蹙眉輕歎:“你這是要做什麼?”

“楚哥哥,娘走了,爹爹也走了。”林楚肩頭一片溫熱的濡濕,少女哽嚥著斷斷續續在她耳邊說道:“爹爹走時,說我是花家的罪人,是喪門星!說一輩子都不要再見到我。”

“舅舅和太後從前對我的好,也都是假的。我如今……隻剩下你了。”

“我知道你不喜歡我,但我冇有彆的法子。我隻有你,護**也需要你。隻有我真正的屬於你,護**才能留在你的手中。”

她語聲含混,羞恥和悲痛使她痛哭不止。抱緊林楚的雙臂卻加重了力道,抵死了不肯鬆手。

林楚心中輕顫。

端木言是金枝玉葉,自幼衣食豐足。多年秉承的信念在一夕崩塌,足夠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草。

護**是她手中最後的依仗和尊嚴,為此她拋卻了自己的顏麵。做出今日的舉動,是連她自己都不齒的行為。

“你放手。”

“我不。”端木言咬牙,將整個身軀與她貼的更緊。

“你先放手。”林楚將聲音放低,帶著幾分誘哄的溫柔:“我不走,我有個秘密要同你說。”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231 端木言的絕然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