端木朗微微錯愕:“此話怎講?”

李宗泰昂首,周身堆積的奴才媚氣儘去。將胸背挺得筆直,花白的發在甲冑映襯下,如勝利的旗幟飄揚。

那是屬於他的戰士榮光!

“素問姑娘,是皇後孃娘做主,賜婚與奴才的正妻。奴才憑這匣子勳章做底氣,也鬥膽自稱一回功臣。林老三逼奸功臣妻,敢問是奉了誰的旨意?”

林茉染瞳孔驟縮,怎麼都想不明白,一個賤婢怎麼就將能她給逼入到絕境之中去?

又恨父親冇出息,**滔天,什麼人都想染指!更恨焦氏,哭哭啼啼找她告狀時,為何要隱瞞最重要的一環。

以致她如今……被動至此!

“賢妃,此事,你需得給個交代!”

端木朗的聲音讓林茉染忽然冷靜,既然解釋不清那便……不解釋。

“皇上。”她蹙眉捧心,不勝柔弱:“臣妾頭……好暈……好暈!”

女人嬌柔身軀似一汪春水癱軟,雙眸緊閉動也不動。她倒下的角度剛好露出完美側顏,竟瞧的人怦然心動。

“皇上,娘娘昏厥不醒,請準許奴婢送娘娘回宮醫治。”

“不急。”林楚唇齒中笑意森寒,眼底洞悉一切的瞭然:“昏厥是小毛病,由神農藥局的藥師出手,定不藥而癒。”

她朝素問使個眼色,素問瞭然,抿唇上前:“姑娘請讓一讓,莫要耽擱我救治娘孃的寶貴時間。”

眾目睽睽如刀劍,柳絮眼睜睜瞧著素問自她身邊走過,僵硬著身軀不敢阻攔。

素問目光在養心殿中瞄了一圈,落在一側燭台上,眼底光華大盛:“事急從權,奴婢藉此燭台一用。”

宮人侍衛見端木朗無意阻止,便也視而不見。

素問動作飛快拔下蠟燭,瞧一眼小指粗細的長針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“賢妃娘娘。”她蹲在賢妃身側,語聲溫柔低緩:“您隻管放心,燭台的效果與銀針無異。奴婢保證一針下去,您必醒,且短時期內不會再度昏厥。”

眾人聽的齊齊一抖,覺得身子好痛。再想到她乾淨利索閹了林老三,忽然覺得哪哪都疼了。

雪亮的長針朝林茉染刺去,眼看著便要刺破她嬌嫩的肌膚,忽聽她唔一聲低吟緩緩睜開眼睛。

“我……我這是怎麼了?”林茉染氣若遊絲,眼底淚光朦朧。素白纖長的手指遙遙向皇上探去:“皇上,對不住,臣妾是不是失態了?”

“賢妃娘娘醒的真是時候。”林楚笑吟吟說道:“便請給個合理的解釋吧。”

“解釋?”林茉染愕然,眼神空洞無助,扶額搖頭:“我的頭……。”

“頭疼麼?冇事。”林楚走至素問身邊:“素問藥師有針,哪疼紮哪,保管針到病除,再也不疼了。”

眾人聽的嘶一聲,這話說的真對,疼死了可不就再也不疼了麼?

“素問。”林楚朝素問使眼色。

“娘娘是頭疼麼?”素問麵無表情:“針有些大,您忍一下。”

“本宮已經不疼了。”林茉染瞬間坐直身軀:“多謝姑娘關心,本宮無礙。”

“既然冇事了,就請娘娘拿出個解決事情的態度吧。”

林楚瞧著林茉染,眼底藏著戲謔的冷。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252 戰士榮光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