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茉染走的飛快,風一般矯健的身手令林楚感歎。原來後宮的女子並不是想象中一般弱不禁風。

“陸安,跟著賢妃娘娘拿銀子去。七百兩,一錢都不能少!”

少年清冷的嗓音隨風入耳,林茉染虎虎生風的腳步一頓,險些跌倒。隨後,走得越發快了。

林楚瞧的頗為滿意,朝忍冬肩頭拍了拍:“放心吧,三房欠你的總能一點點討回來。”

忍冬呼吸一凝,咬唇垂首,眸色卻比任何時候都要堅定明亮。原來,能被人真心相待的感覺……是這樣的。

“恭喜李公公。”

那一側,林首輔重重拍了拍李宗泰的肩膀:“咱們當年並肩作戰,一個鍋裡吃過無數次飯。你今日大喜我也不能冇有表示。林老三賠償的那些田莊鋪子就直接送給你夫人了,千萬不要跟我客氣!”

李宗泰默默瞧他一眼,那些田莊鋪子莫非不是賠償給素問的?拿人家自己的東西做人情,臉呢?

“各位同僚。”林首輔目光掃向一眾言官:“賢妃娘娘和本官都給李公公的新夫人送了添妝,你們呢?”

眾人大驚,石化當場。他們不是來參奏林首輔的麼?怎麼……人冇有參倒,最後卻要破財?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?

“司馬大人。”林首輔勾唇瞧向百裡淵,笑的像個狐狸:“你家大業大,也是從當年腥風血雨中走出來的老臣,與李公公的感情自非常人可比。你的賀禮可不能少,不如,帶個頭吧。”

四下寂靜,眾人皆屏息凝視,瞧向百裡淵。今天責難是他帶的頭,到最後這人卻成了看客,半個字都不曾說。如今林首輔公然算計他的銀子,他能甘心?

眾目睽睽下,百裡淵唇角微勾,笑容似雲淡風輕舒朗的雲:“理應如此。明日辰時,本官會令雲笙親自奉上紋銀一千零一兩。”

“千裡挑一嗬。”李宗泰撚鬚而笑:“好兆頭,還是你會來事。”

這麼一來,言官們徹底蔫了,隻能心不甘情不願各自報了添妝的銀兩。心裡都在默唸,以後參奏林首輔的事情,誰愛來誰來,老子打死了也不來!

“朕便也趁著今日大喜,賜封素問姑娘為正五品宜人。一應冠帶文書,稍後會送入首輔府中。”端木朗在一片喧囂中緩緩開口。

四下嘩然,連林楚都眯了眯眼,頗有些意外。

素問是賤籍出身,即便入了神農藥局,也是個無關緊要的小人物,掀不起大的風浪。在上京城的世家大族中,根本就不拿她當回事。

但,有了皇上親封的品階,她自此便成了堂堂正正的外命婦。無論將來她去往何處,任何人都不能小瞧了欽賜的正五品宜人!

“妾身(奴才),謝過皇上。”

“李公公本為西楚功臣,自此不必自稱奴才。”端木朗略一沉吟說道:“朕今日賜封你為忠義伯,另賜忠義伯府一座,擇府另居吧。”

李宗泰蹙眉愣在原處。端木言喜滋滋捅了捅他:“忠義伯還不快快謝恩?”

李宗泰跪倒叩首:“請皇上收回成命!”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256 五品宜人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