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楚單手將紅菱提起,大踏步向主院走去。

林氏祖宅的地形圖,林楚早從婉言給的情報中瞧見過。徑直進了主院,腳跟尚未站穩,便聽到從主屋內傳出笑意陣陣。

妝容精緻的林茉雲如同一隻乖順的貓,依偎在端坐於正堂主位上的祖母宋老太君身旁。

“恭喜祖母,又多了一位孫兒。”

小女娃聲音甜美柔婉,卻讓宋老太君眸色暗沉:“一個外室子,不過是個上不得檯麵的東西!”

“祖母萬不可生氣。”林茉雲抬手,給宋太君摩挲著後背順氣:“大伯和大哥都是天神樣的人物,六哥是大伯的親生子。即便是在不通教化的鄉野之地長大,也不會太差。”

“哼。”宋太君冷哼,眼底的厭惡毫不掩飾:“窮山惡水多刁民,一個外室子能好到哪裡去?若不是皇上有意賜婚,他就算爛了臭了也彆想進我林氏的門!”

“到底是一家人。”林茉雲眨巴著眼睛:“大伯那樣上心,爹爹都已經與族中長老們商量著,看要將哪些產業記在六哥身上呢。”

“祖產?!”宋太君眸色一凝:“那小雜種憑什麼?他不過是個替咱們林氏擋災的棋子罷了,哪裡有資格分祖產?!”

“祖母息怒,都怪雲兒不知輕重,惹祖母生氣。”林茉雲眸色氤氳忐忑:“爹爹說,六哥是要做郡馬的人,若是冇點子家底傍身。將來……。”

“那小雜種能有什麼將來?”宋太君冷哼:“左右活不到明年去!”

“也不知六哥喜歡些什麼。”林茉雲目露惆悵:“更不知脾氣秉性如何。她死了不打緊,萬一不小心觸怒了郡主,郡主將賬算在咱們頭上可如何是好?”

“等那小雜種來了得好好瞧瞧。若真上不得檯麵……。”宋太君眸色陰冷:“就不必讓他回上京去了,直接把老大送出去。左右郡主中意的還是老大。”

“大哥是好樣的,他若能與郡主聯姻定是一樁美談。”林茉雲微笑著給宋太君捶腿:“雲兒讓紅菱到街口去迎六哥了,祖母若是暫時不想見她。雲兒就讓紅菱直接將人領去後宅,咱們在暗中觀察。也免得祖母為了不相乾的人氣壞了身子!”

少女溫柔似水,眼底眸光卻如刀鋒銳利。這些年,大房總壓著三房一頭,若是能將大房那兩兄弟一起……

嘭。

林茉雲正打著如意算盤,夾紗的門簾卻被重物撞擊掀開了。下一刻,那重物便挾裹著刺鼻的血腥味進了屋。重重跌在了屋中女人們的腳邊。刹那的寂靜後,屋裡立刻開了鍋。

“紅菱,你怎麼……。”

“三妹背後給親人捅刀子,實在有些,說不過去吧!”

屋中一亮,纖細高挑的少年帶著和善的微笑大踏步進了主屋。掃過滿屋子花容失色的丫鬟婢仆,瞧向坐在正中主位穿著赭色鬆鶴延年寬袍的老婦,和她身側明麗的少女,勾了勾唇角。

“孫兒林楚見過祖母。你的孫女林茉雲,指使下人誅殺兄長。這事,就請祖母給個決斷吧!”

她身軀直立如鬆,容色雲淡風輕,但周身不經意流淌的強大氣場,卻叫人不寒而栗。

“林楚。”宋太君沉下麵頰,少年不羈的目光讓她不喜:“這是你對長輩的態度?!”

“孫兒險些命都冇了,禮數什麼的哪裡還顧得上?”

宋太君皺眉,卻聽到林茉雲一聲怒喝,指著林楚罵道:“你這個來路不明的鄉巴佬,一進門就打傷了我的人不說,還敢來驚擾祖母?”

她扭過頭,挽著宋太君胳膊,扭著身子說道:“祖母,要是這種人進了咱們林家,以後還能有安生日子麼?你看,她把紅菱打成什麼樣了?!”

“嗬。”林楚淡笑,眼底有鋒銳殺氣一閃而過:“教唆下人,誅殺主子這話可不是我說的,是她!”

紅菱身子一抖,在林茉雲吃人的目光裡,哆哆嗦嗦開口:“是……是三小姐怕……六少爺分薄了祖產。所以……。”

“賤人!”林茉雲冇有等她將話說完,一巴掌打的紅菱口吐鮮血:“她給了你多少好處,你竟敢來誣陷我?!”

紅菱本就失血過多,又疼又怕之下,被林茉雲毫不留情的一巴掌給徹底打的暈了過去。

“祖母,你要相信我,雲兒是清白的。”林茉雲摸了摸眼睛,根本不去瞧紅菱。趴在宋氏腳邊,哭的聲淚俱下:“她剛來,就挑唆的咱們家宅不寧,時間長了還得了?”

林楚抿著唇,靜靜注視著眼前一場好戲。紅菱能替林茉雲來殺她,當然是她的心腹。這人,打起自己心腹半分不手軟,很可!

“閉嘴!”宋太君眉峰一挑,瞧向好整以暇的林楚時,眼底閃過淺淡的殺意:“六少爺不懂禮數,壓下去,上家法!”

眨眼間,林楚便被人重重包圍。

她隻微微側目,眼風如刃飛快自人群中掃過。這些人雙眸明亮有淡淡殺氣瀰漫,肌肉線條流暢緊繃,手中刀劍雪亮耀眼。一瞧就知道與方纔紅菱帶來的家丁,不可同日而語。

這些……都是訓練有素的高手!

“六少爺若敢反抗!”宋太君皺眉,朝侍衛揮了揮手:“隻管拿下,生死不論!”

侍衛們答應一聲,舉刀齊齊向林楚砍去。眼看便是一場生死械鬥,卻聽馬蹄如雷,踏碎院中劍拔弩張。

“住手!”

男人一聲冷喝如霜,沉重腳步聲頃刻到了近前:“都給我退下!”

眾人身軀齊齊一顫,明明隻是寥寥數字。落在眾人耳中,卻仿若能將周身血液凝結,再也無法動彈分毫。

林楚半眯了眼眸,瞧見裡三層外三層的侍衛自動分列兩旁。一頎長身影自眾人中間穿過,緩緩向她走來。那人步伐穩健,分明閒庭信步,卻如君臨天下的帝王。

“大哥!”林茉雲眸中一喜:“你來的正好,這個小雜種誣衊我要殺她,還激怒了祖母!你快來教訓她!”

啪!

清脆的巴掌聲驚散了院中眾人的沉思,林茉雲捂著發紅的麵頰,瞪向林楚難以置信:“你……你居然敢打我?”

“打都打了還問?”林楚盯著滿院子人,勾唇一笑,眼底星芒生出幾許暗紅:“你是傻子麼?”

啪!

在眾人的愣怔中,林楚甩了林茉雲第二巴掌。

“這一巴掌,教訓你目無尊長,不懂禮數。我是你六哥,你從見麵開始就滿口汙言穢語,指使人喊打喊殺,此為不義!”

啪!

“這一巴掌,教訓你自私陰毒,算計長輩。祖母年事已高,你卻大呼小叫一心讓她雙手沾染鮮血,令她與晚年還要陷入刀兵之禍。此為不孝!”

啪!

“這一巴掌,教訓你小肚雞腸,貪生怕死。你的丫鬟護衛為了執行你的命令前仆後繼,你卻在他們重傷後,將他們拋棄。此為不仁!”

啪!

“這一巴掌,教訓你兩麵三刀,口不對心。你來此,是受了三伯所托,接我回家。你卻從一開始就存著要將我殺死的心思。此為不忠!”

“我今日在祖宅裡,當著祖母和大哥四哥的麵。教訓你這個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小輩,有問題麼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