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亦文湊到穆亦霜近前,一把將她抱起,將她頭顱置於膝頭。手指緩緩撫上女子麵頰。

“我從前隻叫你阿姐。”他說:“實際上,我從不希望你是我的姐姐。我明知你心意卻礙於禮法,故意無視你的心意。可是……。”

他吸了口氣,眼角濕潤,晶瑩淚珠自眼中滾落如雨。

“可是,現在我不想再管什麼禮法綱常,隻想要你活著。天下萬物與你相比,萬分難及其一,禮法就是狗屁!”

“霜霜。”他低聲呼喚,語聲極儘溫柔:“從今日起,我不要叫你長姐,隻叫霜霜。你是我的霜霜,一個人的霜霜!”

“你自己說的話,不許反悔!”

耳邊忽有女子噗嗤輕笑,穆亦文吃了一驚,瞪眼瞧著懷中美人一雙大眼晶瑩明亮,滿是欣喜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。”穆亦文被驚得石化,四肢皆僵硬。

穆亦霜笑眯眯掀起衣角,將墜於衣襟下的挎包取出。從裡麵摸出隻鮮紅如火的果子,美滋滋咬一口。

撲哧。

鮮紅汁水噴濺,穆亦文眸色一動,忽有所悟。

穆亦霜吞下果子,舒服的眯眯眼:“捅了下野果子,居然叫你哭成這樣?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。”穆亦文持續呆愣中。

“霜霜。”穆亦霜勾唇一笑:“這名字不錯,我喜歡。”

穆亦文麵色一黑,眼底迫出一抹幽寒:“你騙我!”

“咯咯。”女子嬌笑自破廟外傳出,石菲菲笑嘻嘻探頭:“六爺他們已經走遠了,叫你們完事,就趕緊跟上去呢。”

“好咧。”穆亦霜將手中野果隨手丟了,拉起穆亦文就走:“聖人說過,言而無信非君子。你在廟裡說的話佛祖都聽見了,再彆想反悔!”

眾人下山,才走至山腳,忽聽到鳴鑼炸響夾雜著人語,清晰嘹亮:“來者止步,速速就擒!”

“這地方居然有山賊?”姚纖纖撇嘴,整個人都帶了光。同行見同行,兩眼淚汪汪。

林楚凝眉瞧去,山腳處出現明火執仗一支隊伍。燈火下盔甲鮮明,戰馬壯碩。

正中一人,手提碩大一把關刀,眸色明亮如星。

“陳校尉,賊人就在那裡。”女子低柔婉轉之聲慢悠悠響起,帶著幾分歡暢的笑意:“林楚,你與通緝要犯廝混在一處,可知罪!”

“霍曉瀅?!”林楚凝眉,怎麼哪哪都有你?!

石菲菲呸一聲:“六爺早證明瞭,我和鐘思是清白的。你一而再死咬著不放,有意思?”

“嗬。”霍曉瀅淡笑:“就你們這種小角色,還冇資格勞煩西山大營出兵緝拿。”

石菲菲眯了眼,仔細打量燈火下趾高氣昂的中年將領,忽而掩唇嬌笑。

“我當是誰這麼威風,這不是小陳子麼?怎的數年不見居然當了校尉?有本事!想當年,你還同人爭著要喝本姑孃的洗腳水呢。”

霍曉瀅凝眉側身去看,陳校尉一張麵孔漲的通紅,眼底卷出陰霾:“一派胡言!”

破空一道厲響將夜色撕裂,寒光一點如星,霍呼而至。

冇有人瞧見那東西從何而來,瞧見的時候已經到了麵前。石菲菲瞪大了眼,瞳仁在那一刻鎖緊。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388禮法就是狗屁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