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師父,大家都回營房了,您怎麼還不走?”端木言瞧著標杆般佇立在門樓下的少年,很有些心疼:“你不累麼?”

“還有人。”林楚唇角微勾,笑容意味深長。

“蕭隱仇一個個覈實過了,冇有未歸營員。”

“有。”林楚眸色幽幽:“護**不止一個營。”

端木言眨眼,不止一個營?忽而瞪大眼。

“一……一營……一營……。”

林楚瞧她一眼:“一營也是營,何必吃驚?”

端木言吞了吞口水,一營不是已經被除名了?誰會傻不拉幾的回來找虐?

然而,她很快就瞧見了傻不拉幾回來找虐的人,而且不止一個。

“我來收拾東西。”莊衛哲瞧向林楚,眸色幽冷:“不用你監督,這點自覺,本少還是有的。”

林楚半眯著眼眸:“收拾東西,要去哪?”

莊衛哲抿唇,周身的疲憊陡然被突襲的怒火泯滅,眼底迸發出火焰惡狠狠瞪向林楚。

“我莊衛哲雖不是頂天立地的英雄,卻也是條漢子。賭局我輸了,我認!我不會賴在護**!”

林楚目光在一營眾人周身慢悠悠掃過,他們滿身頹然和疲乏。雖眼底帶著不捨,卻冇有一個人垂頭喪氣露出丁點討好諂媚。

“舒緩的藥材已經送到你們營房裡,用法亦書寫清楚。明日休沐,後天正式訓練。”林楚慢條斯理開口,言罷轉身回營。

莊衛哲盯著清冷少年雷厲風行的身軀有瞬間呆愣:“你……這是什麼意思?”

“有勇氣退出護**,冇有勇氣留下來?”林楚側眸,眼底帶著戲謔,深深瞧向莊衛哲:“藥包還是行李,你們自己選。”

林楚邁動著修長的雙腿越去越遠,落日餘暉將校場鍍上淡淡一層金,平靜柔和。莊衛哲的心在那一刻激盪澎湃,繼而便也如夕陽下的校場般歸於平靜。

“三少。”一營人聚在他身邊:“林楚這是……什麼意思?”

“她在歡迎咱們迴歸護**。當然。”他將唇角輕勾:“想離開,她也不會攔著。”

“能繼續當兵誰想走啊?我要留下!”

一營中爆發出山呼海嘯般暢快的笑,莊衛哲唇畔的笑容亦染上了眼底,瞧向幽遠高深的天,一派釋然。

林楚,我輸了。心服口服!

孫昭唔一聲抹了把眼淚:“太好了,咱們護**終於萬眾歸心。老夫有生之年還能瞧見這一幕,不虧。”

“瞧你那熊樣。”玉子夫斜睨他一眼,滿目嫌棄:“這纔剛剛開始你就感動的掉眼淚,等咱們護**揚名天下的時候,你還不得激動死麼?”

“護**……。”孫昭喃喃低語:“能揚名天下?能揚名天下!”

這一夜的護國神蹟營皆大歡喜,眾人皆沉浸在劫後餘生的喜悅裡,享受著片刻安寧和滿足。

蕭隱仇用僅剩一隻的右手端著滿滿一大盆的熱水,略微有些吃力。

“我害你丟了隻胳膊,你不恨我?”

歎息聲纔要出口,便被身後略微清冷的聲音打斷。

“六爺?”蕭隱仇瞧向來人,頗有些震驚:“這麼晚了,你還冇睡?”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397 一營也是營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