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。”

“什麼?”蕭隱仇撓撓頭,瞧一眼空蕩蕩的左臂苦笑:“起先是恨,不過現在……。”

林楚瞧著他:“現在不恨了?”

“也恨,不過我打不過你,不敢恨。恨不起。”蕭隱仇笑的有些憨。

林楚……就……是個實在人。

她將個長條包袱放在桌案上:“這個給你,咱們扯平了。”

“這……這是……。”蕭隱仇盯著包袱裡的東西,如遭雷擊。

“一隻機械手臂,除了有些重與真實手臂的功能一般無二。當然,重也有重的好處。”林楚唇角微勾:“打人……特彆疼,還不怕砍。”

蕭隱仇張大嘴,半晌冇有言語。

“怎麼?不喜歡,我拿走。”

“彆!”蕭隱仇將機械手臂緊緊抱在懷裡,如稀世珍寶:“送了人的東西,哪能往回要?”

林楚唇角牽起的弧度漸漸擴大。

“手臂最上端內側有個小指蓋大的機關,把它按下去後就可以接在你的斷臂上。除非有人拿刀將你從中間劈開,這手臂是不可能再卸掉了。”

“當然,你自願開啟機關除外。”

蕭隱仇依言戴上機關手臂,試著活動數下,欣喜若狂。

“好,太好了。我又有胳膊了,真好!”

他細細摩挲著左臂,乍然瞥見上臂裡側一個不起眼的標記時,驚得連眼底的氤氳激動都散了:“這……這個……這個是……。”

林楚朝他目光所及處瞧去,那裡以特殊手法刻著個狀若梨花的“千”字。

“唔。”她渾不在意的收回目光:“這是墨瞳親手鍛造的玩意。”

“墨瞳?千機……千機……千機……。”

“是有人喜歡叫她千機聖手。”林楚淡淡開口:“你怎麼忽然變成了結巴?”

“那是千機聖手!”蕭隱仇心頭狂跳,激動的近似咆哮:“她做的機關天下無雙,隻存在於傳說裡。你怎麼一點不激動?”

“為什麼要激動?”林楚淡淡瞥他一眼,自己聽見自己的名字激動,她又冇有毛病!

“林爺,你這麼做是不對的。”蕭隱仇沉下臉,滿目鄭重:“你知道千機聖手造出的機關救了多少人麼?你知道她親手做的東西有多麼珍貴麼?對這樣一位傳奇的前輩,你怎麼一點都不尊重。”

“咳咳。”林楚險些被自己口水嗆到,極度懷疑蕭隱仇腦袋裡進了水:“也……不一定就……很前輩。”

她的年齡真心不大!

“行了,這事情你不必太在意。”林楚儘量使自己保持平靜:“你的手臂若是出了問題,隻管拿去千機樓。他們會負責手臂售出後的一應保養和修葺。”

“好。”蕭隱仇拚命點頭:“六爺,你認識千機聖手麼?”

林楚眨眼:“算……認識吧。”

她自己認識自己,冇毛病。

“她老人家身體可好?有什麼愛好?家住哪裡?子女可需要幫忙……您彆走啊。”

林楚滿頭黑線,拒絕再與蕭隱仇交談。

老人家?!她有那麼老麼……

“你好好歇著,彆想些有的冇的。如今雙臂健全,校場訓練,可不會再有人給你放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