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替你調理好郡主的身體,你得派出一支精銳,護送我四哥回京。”

“……什麼?”

李宗泰尚未說話,林長夕先炸了毛:“你……怎麼也要我同你分開?”

“郡主身子不好,難免會拖慢行程。你背上的傷卻禁不起折騰,早日回京便於早些調養痊癒。”

林楚聲音清冷而堅決。從夔州府一路行來發生的事情,讓她堅信接下來的行程不會太平。她並不想牽連到不相乾的人。

“大哥不如……。”

“我與你一起。”林止氣息微冷,不容置疑。

林楚盯著他略一沉吟:“行吧。”

林止那人她不大琢磨的透,但那人不是個肯聽旁人意見的人。他決定了的事情,怕是無人能夠更改。

“公公意下如何?”林楚瞧向李宗泰。

老太監眸色微閃,心思百轉千回,半晌冇有出聲。

“公公最好答應。”林止淡淡開口:“禮親王殿下遇襲,郡主遭人行刺,兩樁公案至今毫無頭緒。幕後操控者必大有來頭,隻怕還有後招。唯有兵分兩路,將敵人分散削弱其力量,才能保證郡主安然回京。”

“至於你。”他微勾了唇角瞧向林長夕:“替六弟引走一部分敵人,也算做了件有用的事。”

那人唇齒中帶著若有似無的笑。林楚瞧著他,隻覺這人柔曼疏離的笑容裡藏著綿軟的針。他每一字句都似刀劍,看準了敵人要害下手,讓人避無可避。

他深知各人心思,便利用他們最在意之事,逼人就範。

眾人卻……隻能妥協!

無疑,兵分兩路是最好的選擇。

林止眸光如炬:“我想,你們不會拒絕。”

“既然是為了六弟,我自萬死不辭。”

林長夕答應的痛快,李宗泰卻猶豫不決:“隻四少爺一個,怕是無法牽製敵人視線。”

“那便請禮親王殿下與林長夕一路,王府依仗聲勢浩大,不怕人不信。”

禮親王嘴角抽了一抽,就……這麼替人決定好了,真的冇有問題?

“今天的話,我是用另一重身份在與公公言講。李公公不會忘記我這身份所包含的分量!”林止唇畔笑容飄忽,眼底幽暗冰藍的光芒一輪,似沉淪的海。

李宗泰眯了眼,林止提起另一重身份時,他的眸光變的鄭重:“雜家,領命!”

林楚多少有些意外,這麼瞧起來,便宜大哥似乎有個了不起的馬甲呢!

“南疆巫族折損了白無常,必不肯善罷甘休。若巫族入京,不知要有多少生靈塗炭。唯有將他們消滅與荒野,纔是最上乘的法子。所以,我需要六弟的幫助!”

“我同意。”林楚淡淡開口,眼底波瀾不驚:“我同意和你一起,引開敵人。”

林止淺淺抿著唇,眼底擒著絲笑。仿若早知如此。

林楚側首瞧向李宗泰:“我會竭力護郡主周全,敢問公公可能保證調撥的軍隊必屬精銳,能護佑我四哥平安無事抵達京城?”

林長夕深深吸了口氣,心中生出溫暖。在西楚,榮敏郡主是無人敢惹的特殊存在,她手下的心腹也從不曾將旁人放在眼裡。李宗泰何時在意過旁人生死?

六弟一再觸碰他的底線,隻為自己安康。

林止凝眉:“回答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