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!

黑衣人同時發力,點燃的火車,齊齊朝著林楚二人奔去。

車子行進速度各不相同,有的直奔向前,有的側翻於地。

街道兩旁的攤位,被側翻的火硝頃點燃。四下裡燃起汪洋火浪如海,濃煙滾滾煙霧繚繞。

不及奔走的百姓被火焰燃了衣襬倒伏於地,哀嚎遍野。

天上地下,生靈塗炭!

“撤!”

黑衣人聚攏並不戀戰,急急向後退去。

沈嬤嬤纔要去追,卻被林楚展臂阻攔。

“你去救人!將百姓聚在一處!”

語聲未落,人便似乳燕出巢激射而出,直直朝著黑衣人首領奔去。

那人全冇料到,在這般境況下,林楚不顧逃生,竟衝他而來。全無防備之下,被她牢牢扯住了腳脖。

“下來!”

林楚橫眉冷對,將那人腳腕攥緊拉扯。憑什麼以為招惹了她,還能全身而退?

黑衣人哪裡肯就範?抬腳狠狠踹向林楚手臂!

少年手臂纖細,卻如鐵鉗無法撼動。身後火舌鋪天蓋地,黑衣人大急,將馬鞭高高揚起,朝林楚死命抽去。

啪!

皮開肉綻!

血色自衣袖中透出,暈染出細長一條血痕。林楚眸色如水平靜,死死抱著黑衣人。

“放手!”黑衣人瞪眼:“不然……老子宰了你!”

林楚抬首一笑,眼底盪出雲詭波譎的森然冷意。黑衣人凜然的氣勢,被那一笑摧毀,陡然生出無邊冷意。

才一愣神,便見林楚毫無征兆抬手,雪亮匕首冷芒,毫不猶豫朝著馬臀刺入。

“你瘋了!”

黑衣人又驚又怒。

匕首刺入馬臀,馬匹定然發狂,他會被甩下陷入險地。

但,她正掛在馬腹下,勢必會被髮狂的馬蹄踐踏致死。

打架這麼不要命?

“嘶。”

駿馬長嘯,將前蹄高高揚起。黑衣人不願以命相搏,棄馬躍下。

林楚,卻比他更快!

早在匕首出手那一刻,少年便鬆開韁繩翻身落地。

見黑衣人棄馬,人如箭矢射出,一把扣住那人臂膀,反手一擰將他死死壓在地上。

黑衣人腰間發力,雙腿上拱,將林楚摔在地上。

林楚凝眸,一記鞭腿掃向黑衣人下盤。黑衣人運指如勾,剜向林楚雙眸。

林楚側首將眉梢輕挑,放棄鎖住那人的打算。一個虎撲,將男人身軀撲到。之後攤開雙臂將他死死抱住,一路翻滾進滔天烈焰當中。

“啊啊啊!”

這一路,勢必被火焰波及,黑衣人燙的哇哇大叫。

林楚眸色如水聲息皆無,直到將他徹底拉入火海深處,才鬆開了手。

四下裡早已被煙霧蒸騰辨不清方向,火舌肆虐,燙的驚人。

“瘋子,瘋子!”

黑衣人跳起,目眥欲裂繼而變作絕望。

他從冇見過如此不要命的人,豁出自己性命不要,也定要拉著他一起下地獄!

“六爺!”沈嬤嬤蹙眉:“您怎麼又回來了?”

“六爺明明已經逃生卻又折返,實屬不智!與一個男人糾纏翻滾摟摟抱抱,實屬不雅!”沈嬤嬤緊繃著滿麵煙火色的麵頰,雖儀態端方,在此般場景下,卻無端的可笑。

“嬤嬤的教導等出去再說吧。”林楚勾唇:“活著纔要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