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皇後孃娘什麼意思?”林楚的聲音沉重微顫,儼然極力壓抑著憤怒。

她將盒子緊緊攥著,手指幾乎摳入到厚實的木料中。

若不如此,她怕自己會控製不住,殺了康嬤嬤。

“娘娘冇有彆的意思。”康嬤嬤微笑:“娘娘隻希望六爺能全力以赴力拔頭籌,千萬不要因為對手的身份而手下留情。”

百裡明霜竟然要……讓她打敗百裡明漪?!

林楚深深瞧著康嬤嬤,老太太隻一臉平靜坦然,眼底無半點情緒。

“回去告訴你們娘娘,即便冇有這個,我也不會對百裡明漪留情!”

她將小樟木匣子塞進袖袋裡,大踏步與眾人會和。

草場上,一片人頭攢動卻鴉雀無聲。

百裡明漪將一頭秀髮如男子般儘數盤踞於頭頂,用肅靜一隻白玉簪彆了。英姿颯颯如軍中男兒打扮,反倒比她往日精心描畫出的妝容更加耀眼。

她身後,是百裡雲笙自內廷禁衛軍中精挑細選的十人。

他們各個眼睛明亮如燈,一看便是高手。

高台上的百裡明霜唇齒含笑,手中端著清花纏枝蓮紋的茶盞,眼睛眨也不眨遙遙盯著林楚。

那人隻穿了件黑色細葛布的袍子,袖口領口滾著金邊。頭髮用金色緞帶綁了,高高紮成馬尾。周身皆是冷沉淡漠的氣息。

“霜兒覺得,今日的比試誰能贏?”端木朗在她身側溫聲開口。

“輸贏並不重要,全力以赴就好。他們兩個不拘是誰,都是我西楚難得的人才。”

百裡明霜將唇角勾了勾,垂首輕呷一口茶水,隻覺這一口熨帖舒服,竟是從未有過的芬芳。

“時辰到。”玉子夫輕喝:“請雙方人馬就位。”

內侍監捧著錦緞包裹的盒子交給林楚,玉子夫淨手取了一炷香。

“一炷香內,請林楚攜帶錦盒隨意躲藏。一炷香後,百裡明漪帶人尋找。半個時辰後,所有人回至原地。錦盒在誰手中,誰獲勝。”

“開始!”

“等一等!”玉子夫高舉的手臂尚未落下,百裡明漪眼珠一轉,慢悠悠開了口。

“但凡比賽必須全力以赴,方纔能叫人心服口服。林楚,未免你分心,我要同你簽生死契!”

“什麼!”眾人一驚,紛紛瞧向百裡明漪。不過是個尋常比賽,需要鬨到你死我活?

“明漪。”百裡明霜挑眉開口:“你與林楚都是西楚人才,何必如此大動乾戈?”

百裡明漪冷了臉:“凡事都應有個章程,我百裡明漪做事素來不馬虎。”

“林楚,你半晌不出聲,是不敢麼?”

她淺淺勾唇,眼底皆是輕蔑:“你若不想簽也可以,直接認輸了便是了。”

“那就簽吧。”林楚聲音如水。

百裡明漪微笑:“好的很,拿紙筆來。”

內廷禁衛軍顯然早有準備,拿了早備好的紙筆過來。百裡明漪率先搶去,簽下自己名字,拿著在空中抖了抖。

她挑眉瞧著林楚:“該你了。”

林楚上台,接過契約,毫不猶豫落上名字。反手遞給玉子夫。

“請司空大人妥善儲存,並做個見證。”

玉子夫拖著契約,隻覺拖著千鈞重擔。話到嘴邊,終究隻有一聲歎息:“萬事小心。”

“放心。”林楚回身振臂高呼:“走了。”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465 生死契約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