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長夕急的滿頭汗,拿眼睛不斷去瞄林止。後者麵容沉靜如海,波瀾不驚。

林長夕被他強權所攝,半個字不敢說,坐立難安如熱鍋上的螞蟻。

“林楚,你可彆說本公主不給你麵子。”惠公主妙目如水,瞧向林楚,一派爛漫的純真:“你有今天的下場,隻能怪你自己心性殘忍,連你自己的手下都瞧不過眼。你瞧,那是誰?”

噗通!

渾身是血的少女身軀跌在人前,瘦削麪龐輕抬,蓬亂頭髮下,露出一線蒼白麪色。

“是梅枝!”鐘思咬牙:“你們打她了?”

“打她的可是你們的好統領林楚!”惠公主冷笑:“這個佛口蛇心的惡賊,在人前表現的千好萬好,背地裡竟使些陰邪手段。”

她遞了塊雪白絲帕給梅枝:“可憐見的,好端端一個姑孃家,竟被她給打成這個樣子。”

“皇上。”她瞧向端木朗,義正言辭開腔:“林楚威逼梅枝暗殺吳悠然滅口,梅枝不從,便對她嚴刑拷打。小丫頭被逼的冇了法子,隻得假意應允,實則是為了找到機會,向惠兒求救。”

“梅枝彆怕。”惠公主微笑瞧向瑟縮顫抖的少女:“當著皇上的麵,冇有人敢再打你,有什麼委屈隻管都說出來吧。”

梅枝身子一顫,抬起腫的桃子一般的雙眼打量著四周,如受驚的小鹿低頭。半個字也不曾說,隻嚶嚶一味的哭。

“這丫頭怕是嚇得狠了。”

惠公主等了半晌,始終不聞人語,眸色間漸漸添了陰厲。

“找個不會說話的證人,真是開眼。”林長夕輕哧開口。

他心情焦躁,好不容易找到了發泄口,聲音大的驚人。

惠公主與他同在看台,將他的話聽的清清楚楚。水眸一輪,自他麵龐幽幽掃過,唇齒中勾挑出難以捉摸的飄忽。

“會說話的證人,自然也是有的。”

她朝身側侍從使個眼色。

嘭!

血肉模糊的一具身軀被從人群中丟出,刺鼻的血腥味頃刻在看台蔓延。

侍從上前,揪住那人髮髻,將她頭顱高高提起。迫使她淨白的皮膚,暴漏在青天白日裡。

“菲菲!”鐘思吸口冷氣,狠狠攥緊了拳頭。

“螳螂捕蟬黃雀在後。”惠公主慢條斯理抬眼,幽幽瞧向梅枝:“你可知這個女人為何會出現在這裡?”

梅枝愕然抬首,眼底驟然閃過一抹驚懼,咬了咬唇,終是不曾開口。

“這個女人是林楚的心腹。”惠公主朗聲說道:“林楚生性多疑,為人狡詐。一壁派出梅枝暗殺吳悠然,一壁又讓這個女人暗中埋伏監視。幸而老天有眼。”

她眸色如水,飛快掃向林楚,眼底有一閃而逝的快慰:“鄉野匹夫的心腹,終究也如主人般上不得檯麵。這個女人最終被我的侍從拿下,也使得林楚的狼子野心,更加昭然若揭!”

“放你孃的屁!”石菲菲瞪眼,啐了一口血沫子,斜著眼睛瞧向惠公主。

“老孃我尿急蹲在道邊出個恭,你這手底下的雜碎偷看,被老孃發現了惱羞成怒。你為了包庇這些雜碎,就給老孃扣這麼個屎盆子。你這麼能編會演,不去教坊司可惜了!”

“大膽!”惠公主麵色大變,輕挑的眉梢挾裹著冷冽尖銳的憤怒:“給我打!”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492 會說話的證人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