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天下蠱蟲無論品種如何,皆有一個共性。”林楚迎風而立,侃侃而談.

“一旦蠱毒發作,除非蠱主喚回蠱蟲,否則中蠱者永世不得清醒。”

楚心悅麵色蒼白,袍袖下雙拳緊握。第一次覺出坐在高高看台上,被萬眾矚目時,不勝寒冷。

“百裡明漪神誌不清時,被百裡雲笙一捧涼水澆醒。可見,她的反常並非傀儡蠱所致,而是中了幻術。”

纖細少年語聲鏗鏘,直麵四方:“百裡明漪被幻術所控,纔會與中了春日醉的百裡如鬆顛鸞,倒鳳。冷水,恰好是解除幻術的關鍵。”

“嗬。”惠公主冷笑:“你說是幻術就是幻術?心兒姐姐可是千麵蠱王,她既然說百裡明漪是中了傀儡蠱,就一定是傀儡蠱!千麵蠱王怎麼會出錯?”

“千麵蠱王麼……。”林楚抬手摩挲著下顎,眸子一瞬不瞬盯著楚心悅。

瞧見她正襟危坐下的身軀,幾不可見的顫了一顫,唇畔便勾出一抹淡笑如霜:“千麵蠱王自不會出錯,但楚心悅就難說。”

楚心悅猝然抬頭,水眸深處盪出冷冽如霜的光芒,利劍一般瞧向林楚。

她……為什麼這麼說?她是不是知道了什麼?

惠公主凝眉:“你敢質疑心兒姐姐?”

“皇上。”林楚並不理會惠公主,轉身去瞧向端木朗:“丁教習為護**中幻術大家,您可傳喚丁教習到此分辨。是蠱毒還是幻術,他一看便知。”

惠公主譏笑:“一個小小軍營的教習,還能比心兒姐姐厲害?”

林楚斜睨著她,目光如同在瞧一個傻子:“丁教習的名諱叫做丁先喜。”

丁先……喜?

四下裡抽氣聲連連,眾人皆瞪大了眼眸,被草原上的冷風灌了滿口。

林長夕脖子僵硬的扭過去,瞧向身側淡漠的男人訥訥開口:“六弟說的丁先喜,是……我想到那個丁先喜麼?不對……。”

林長夕拍了拍腦袋:“丁教習是丁先喜,為什麼我不知道,六弟卻什麼都知道?”

林止嗬嗬彆開了眼,狹長鳳眸裡閃過一絲嫌棄。傻子會傳染,離他遠點!

“管他先洗後洗,心兒姐姐可是蠱王!”惠公主全冇在意眾人的異常,眼底顧盼生輝,似對楚心悅滿心思慕。

“公主。”楚心悅蹙眉,對惠公主一再的追捧,生出坐立難安的膩煩:“丁大師是千機老人的大弟子,人人敬仰的幻術機關大師。不可無禮。”

千機……老人?

惠公主心中一顫,忽然記起丁先喜這名字,她在宮裡經常聽父兄們提起。

千機老人機關數術天下無雙,創立的天機樓能造出無數匪夷所思的極妙玩意。

但,千機老人脾氣古怪且年事已高,不常在天下走動。千機樓中物品的製造,便由他的大弟子丁先喜大師親自把關。

在四國之中,丁先喜的地位堪比神農藥王。

她……竟然羞辱了丁大師?該死!

“林楚,你一個鄉野村夫,怎麼會認識丁大師?我定要到千機樓去告你一狀,彆以為胡亂說話就不用負責任!”

惠公主咬牙,她絕不能被丁大師記恨。不然回國後,父兄不得生吞活剝了她?

所以,林楚那個下賤東西,去死吧!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498 林家的四傻子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