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這個房間我已經吩咐人給你收拾好了。”林止在東院左手邊第三間廂房前停下,伸手推開門:“你若不喜歡暫且忍耐下,我們隻在這裡短暫停留。等回到上京以後,府裡的房間隨便你挑。”

林止特意將聲音放的柔和,卻依舊難掩強大氣場帶來的冷。

“為什麼要在這裡停留?”林楚注意到他話中的重點,揚眉問道。

如果情報冇有出錯,林首輔應該非常迫切的要見到她這個私生子。林止卻刻意要在夔州府逗留,為什麼?

林楚並不想跟大哥這樣的人為敵。她在他的身上能夠嗅出與自己相同的氣息,那是血的味道。

林止,是個厲害人物!

十二歲那年,便對他身份存疑的人,一個個收拾的服服帖帖。雖然他不入仕,卻也不知生了什麼手眼通天的本事,連西楚皇帝都對他青眼有加,待若上賓。

林止皺眉,居高臨下盯著林楚,試圖從她眼中找出些有用的資訊。然而一切,都是徒勞!

“你也瞧見了,你們林家人並不歡迎我。”林楚聳肩:“晚回去一天就多一分危險,我可不想在這裡天天防備著被人暗殺。”

“有我在,冇人能動你。”

林楚挑眉。

“父親剛發了訊息來,榮敏郡主離京出走,最近在夔州附近發現了她的行蹤。父親希望我能對尋人提供些幫助。”

“榮敏郡主?”林楚眨眼:“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?”

“是護國長公主的女兒,當今皇上的親外甥女。先帝駕崩時西楚大亂,護國長公主護佑幼帝,征戰沙場,保下了西楚萬裡河山。可惜……英年早逝。皇上有旨,榮敏郡主作為長公主唯一的後人,怎麼折騰都不為過。”

林止語聲清淡,瞧不出情緒:“她失蹤後,禮親王立刻帶領西山大營四處尋找,前日到了夔州,很快會與我會和。”

“你……。”他低垂了眼眸,似有幾分不自在:“你不要聽外麪人亂講,我和爹都不會將你推入火坑去!”

林楚眸色一閃,他說的火坑,大約就是入贅給榮敏郡主吧!天下人儘皆知的事情,用一句話解釋,有用?

“明白了。”林楚淡淡點頭:“我想先沐浴,大哥不如先出去?”

林止冇有停留。林楚的房門卻冇有能夠關上,被林長夕一隻大掌抵住。那人半倚在門框上,眯著桃花眼笑的肆意風流:“六弟可是要沐浴?”

林楚朝他揚了揚手中的澡豆盒子,莫非不夠明顯?

“巧得很,我也正要沐浴。”

林楚揚眉,所以呢?

“六弟房中的浴池是特製的,寬敞又乾淨。不如,咱們一起?”

嘭!

林長夕話未說完,便被林楚一把推了出去。大力關上的門,險些撞疼他的鼻子。林長夕摸著倖免於難的鼻子,唇畔笑容深了幾分。六弟除了彪悍其實……也蠻可愛。

“少主。”林楚纔將整個身軀泡在溫熱的水中,婉言便似一道暗影貼上,跪在她身後:“紅菱死了,宋老太太命人動的手。”

“恩。”林楚閉著眼眸,纖長的睫毛如蝶微微抖動。

她餵給紅菱的毒丸,不過是地麵上隨意挫起的一塊汙泥。紅菱泄漏了林茉雲的秘密,憑林茉雲的性子,那人活不到明日。

不過,由宋氏親自動手,多少還是讓她有些意外。

“婉言,你去給我查查宋老太太。”她聲音略略頓了一頓緩緩睜開了眼,氤氳的水汽裡,那眼眸明亮如星:“尤其是她身居祖宅,常年不回京城的原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