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的。”

林楚話音才落,端木言立刻扯起唇角,笑吟吟瞧向素問:“楚哥哥要問你話你就留下吧,你得乖乖回答哦。”

素問滯了一下,這個是傳聞中動不動就殺人的榮敏郡主麼?差距變化之大……就挺讓人意外。

林楚掩唇低咳,多瞧了端木言幾眼。這人……又做得什麼妖?

“楚哥哥,你不舒服麼?為什麼一直咳?臉色也這麼差!”端木言擰了眉頭,抬手去輕拍著林楚後背:“你渴不渴?哪裡難受跟我說,你再忍耐些日子。等到了上京,我立刻派人把最好的藥材和醫師都送到你府上去。”

林楚麵色微變,下意識側了頭顱,與端木言拉開距離。妹子,可不可以不要這麼體貼?有點……嚇人。

“楚哥哥,你臉色怎麼越發難看了?”

“你……坐遠一點。”瞧見那人幾乎要撲到自己懷裡,林楚忍著將人踢出去的衝動,咬牙低語。

“楚哥哥,我……。”

“彆說話,頭疼!”

“哦。”端木言竟毫不爭辯,收手坐到一邊去了。

她的詭異乖覺,又惹的素問多瞧了幾眼。

“你來陪我說說話。”林楚強迫自己無視端木言的反常,將注意力都放在素問身上。

人醒了,記憶便也跟著甦醒。

那一日與端木言在馬車中的情形曆曆在目。

她盛怒之下,幾乎耗儘內力,用了天域魔音,佈下絕殺陣。

強行施術,身體嚴重透支,險些遭了反噬,後來的事情便記不大清。

但她可以肯定,端木言與人勾結欲置她於死地,無非是做了旁人手裡的刀。那夜截殺,或許與長街之上傷了林長夕的是一夥人。

這筆賬,總要清算。清算之前,得知己知彼!

“我睡了很久?”

“是。”素問頷首:“主子將您救回來那一日您昏迷不醒,若非您在昏迷前服用了靈藥,隻怕奴婢使勁渾身解數也無法妙手回春。”

林楚皺眉,靈藥……是什麼?完全冇有印象!隻依稀記得,似乎喝了什麼苦苦的玩意。

“你是郎中?”林楚瞧向素問,對妙手回春四個字頗有些興趣。

“奴婢是醫者。”靈樞語氣平和,眼底卻生出幾分驕傲:“早些年有幸入了神農藥局。”

神農藥局呢!

林楚心中一動。多麼熟悉的名字啊!

神農藥局是整個大陸醫藥學的最高學府,受到天下醫者的絕對推崇。

她母親楚南青便是神農藥局醫尊的獨生女兒。

神農藥局將天下學醫之人分為醫童,醫者,醫師,醫聖,醫魁五個級彆。每個級彆之間都有嚴格的考覈晉升製度。

能夠成為神農藥局的認證藥師,是天下所有學醫人窮其一生的夢想。若能如願,是光宗耀祖的大事。隻因,四國皇室貴族皆對神農藥局的藥師,奉若上賓。

素問年紀輕輕,居然是神農藥局二等醫者身份,多少讓林楚有些意外。這樣的人肯屈居在林止手下,還心甘情願來聽他吩咐來伺候自己?

林止是真能耐!

“那天晚上,發生了什麼?”她訥訥開了口,這是最關心的問題。希望冇有在林止麵前,暴漏出什麼不該叫他知道的底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