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閉嘴!”林止挑眉,頗為不耐。

“辦不到。”金麪人笑意加深,笑容裡添了些嗜血的殘酷:“事情做出來就該被人知道,我為六弟的付出,六弟得銘記於心,纔不枉我費了這麼大一番心機。”

“龍脈聖泉,是被你毀了?”林楚心中一動,抬眸瞧向金麪人。

金麪人笑容微僵硬,淡淡嗬一聲:“我助你贏下護**統領,你應該感謝我。”

果然!

林楚深深吸口氣,金麪人對他在林中使用幻術,並讓百裡明漪迷失心智,繼而毀了龍脈之事供認不諱。

他的爽快令林楚意外,這人要麼傻,要麼就是真狂妄。

“為什麼?”林楚蹙眉,這人與西楚有什麼仇怨?

“初次見六弟,總得有個像樣的見麵禮。”金麪人飲下杯中一盞烈酒,蔚藍的眼眸深了幾分。

林楚挑眉:“你的見麵禮,血腥氣太重!”

金麪人眸色微凝:“你不喜歡?”

“嗬。”林楚笑意微嘲:“你的幻術師對我出手時,半點不留情。”

所以見麵禮什麼的……騙鬼去吧。

“那不是為了避免六弟被人懷疑?要幫忙也得顯得公平一些,最終你身邊的人不都有驚無險?”

林楚抿了抿唇,她在林中與幻術師對決時,那人可一點冇有手軟。

“六弟。”金麪人深深瞧向林楚:“無論我對你做過什麼,你隻需記得一點。我始終是你的後盾。”

“修羅,你夠了。”林止蹙眉,眉目中添了些微怒意:“不要拖延時間!”

“嗬。”金麪人扯唇:“六弟一定要收好那塊玉佩,一旦遺失會引起不必要的動盪。”

林楚再瞧一眼不起眼的玉佩,鄭重收入袖帶中:“多謝。”

金麪人將她舉動瞧在眼裡,唇畔笑容深了幾分。

“你的確該謝謝他。”林止輕聲說道:“這塊玉佩能號令修羅鬼域門下所有弟子。”

修羅……鬼域什麼的就……挺驚悚。

林楚呼吸一凝,猛然瞧向金麪人。從身上隨便拿出塊石頭,就能號令修羅鬼域的人……普天下能有誰?

“你是……。”

“修羅王。”男人薄唇微動,語聲狂野而悠揚。

他大馬金刀坐正,將雙手搭在膝蓋上。赤金麵具下的薄唇緊抿,周身陡然迸發出的凜然氣勢驅散了方纔曇花一現的和藹,似九幽地獄的魔。

修羅王?修羅鬼域的主人!

“六弟似乎並不意外。”

修羅王等了半晌,林楚卻隻一味淡然,不由鎖了眉頭。他的名號一出,能止小兒夜啼。怎的眼前十七八歲的少年,如此淡定?

“除了修羅王,我實在想不出天下還有誰能號令修羅鬼域。”

修羅王嗬一聲,對她的反應並不十分滿意。

“若是我冇有記錯。”林楚微顰了眉頭:“暗夜閣是修羅鬼域設在各地的盤口吧。”

“嗯,嗯?”

林楚冷笑:“暗夜閣刺殺了我好幾次,這筆賬,怎麼算?”

修羅王吸口氣:“夔州府的暗夜閣,已經消失。”

“我大哥厲害,並不代表你足夠有誠意。”林楚輕挑眉梢:“到底不是一家人,六弟什麼的不過隨便叫叫。”

修羅王咬牙:“你想怎麼樣?”

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,523 鬼域的主人免費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