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切,因我而起。”

男人春風般柔和的嗓音自門外傳來:“各位,請不要為難小二爺。”

微風捲進,吹散屋中沉悶,添了清爽,竹青色衣衫的男子含笑而立。一雙眼眸溫和的瞧向林楚,暖如豔陽。

“丹青?你怎麼來了?”

林止將林楚眼底的喜色瞧在眼裡,微蹙了眉頭,便將手中唯一一隻象牙筷攥緊了。

“大哥放手!”林長嘯大步衝在他身前:“這玩意,可貴!”

林止……

挺嚴肅的氣氛,怎麼忽然就……歪了?

“小二爺今日到軍中尋你,說有要緊的事情。我便帶著他來此處與你會和,至於修羅王麼……。”他神色如常,波瀾不驚:“我在山河盛世門外,看見了修羅鬼域的暗標。”

“啊!”林長嘯猛然拍了拍腦門:“我今天專程來找你,是要你趕緊回家去。怎麼……就耽擱到現在了?”

眾人……

時間怎麼被耽誤的,您心裡是真的冇有一點數麼?

林楚算是明白了,直男二哥,腦迴路是真的直。

同一時間隻能被一件事情占據心神,至於彆的……且在九霄

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雲外待著去吧!

“快走!”林長嘯再度伸手去拉林楚:“一大家子人都在等你,彆讓人挑了理。”

林止眸色微沉,驀然起身,展臂攔在林楚身前:“小六與我同去。”

“那就快走吧!”林長嘯並未在意林止的異常,急急說道:“快彆耽擱時間!”

一行人出了山海盛世,陸安低眉順眼迎了上去:“林爺,宮裡傳召您立刻過去。”

林止蹙眉,狹長鳳眸似暗夜幽深,藏著春寒料峭的冷:“不去。”

“這個……。”陸安拿腳尖在地上畫圈圈,忐忑的不肯讓步:“蘇幕公公瞧上去……挺著急的。”

林止腳步微頓,氣息越發的冷沉。陸安縮了縮脖子,不敢與自己主子對視。

“宮裡傳召比較重要,大哥隻管去忙吧。”林楚輕聲開口。

“皇命不可違,有我陪著六弟,大哥隻管放心。”

“還有我。”丹青溫聲開口:“在下願護送楚楚一程,保證楚楚毫髮無傷。”

“我林家的事情,與你何乾?”

冷美人與林小二難得統一口徑,堵得丹青一時語滯。

“你急著找六弟,乾什麼?”

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“唔……。”林長嘯沉吟著開口:“祖母和三叔來了,想見六弟。”

“到底是一家人,祖母和三叔都向大伯認了錯,若能重修舊好,也不錯。”

林止輕嗬:“我們是一家人?”

林長嘯麵孔微紅,他性子憨直不善言辭,林止不留情麵的搶白讓他不知如何應對。

“我爹也在麼?”林楚眨著大眼瞧向林長嘯。

“在。”五大三粗的汗子悶悶應了一聲。

“那就去吧。”林楚勾唇:“總不好叫我爹太孤單。”

林首輔骨子裡對除宗另立實際上是很介意的,那對母子若真能迴心轉意,也不錯。

林止皺眉:“我讓陸安去傳個話就行,那些人還冇資格勞煩堂堂護**統領親自接待。”

“不妨事。”林楚笑意漸濃:“吃的撐了,就當消消食。”

“你隻管忙你的去。”她飛快朝林止擺擺手:“皇上能讓蘇幕公公親自來尋你,定是有要緊的事情。林家那些個,吃不了我。”

林止抿唇,周身氣息冷凝如冰。

“若真吃不消,我還有兵符。言兒鐘思他們也都還在城中,以勢壓人我最拿手。”

(本章完)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