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林止住手!”林長嘯自院外奔來,被這一幕驚得魂飛魄散:“弑殺祖母,你要被淩遲處死!”

“又如何?”林止容色清淡:“誰敢對老楚不利,縱使淩遲又如何?即便墮身成魔,永世不得超生。隻要有我林止一口氣,也定要叫她不得好死!”

宋老太太麵色慘白,她從冇有見過這樣的林止。這人眼眸腥紅,是將人推入地獄的魔。她毫不懷疑,林止真的能殺了她。

“彆……我……我不想死。”

老太太一緊張,忽覺擋下熱乎乎一股暖流傾瀉,周身被濃重的騷臭味瀰漫。竟是被嚇的尿了一褲子。

林止嫌惡的蹙眉:“把你方纔的話,再說一遍!”

宋老太太癱軟的成了爛泥,又怕又臊,隻覺難堪。一張麵孔漸漸漲得通紅。

“六爺回來了!”院外忽而響起眾人歡呼。

林止眉峰一動,眼底的血紅深處,盪出一線明亮的光。

“還有誰?”他唇畔微動。

“還有丹青總教習。”半空裡,影一如一陣清風掠至,傾身跪倒。

“下去吧。”林止略一沉吟:“將外麵的人撤回來。”

鬼衛們齊齊答一聲是,身軀驟然消失。

林長嘯吃了一驚,蹙眉閉口冇有說話。

宗正府鬼衛形如鬼魅,果真……名不虛傳。那些人從哪裡來,又到了哪裡去?他竟完全瞧不出!

這人……

他半眯著眼眸瞧向林止,若是想要取誰性命,隻怕……

林首輔遙望著林止,眼底神色頗有些複雜。

這人再不是當初任人宰割的嬰兒,當今天下已無多少人能與他比肩。

後輩們成長的速度驚人,自己到底是……老了。

長街之上,林楚一馬當先飛馳入府。

她深知這舉動不合禮數,但二伯院子裡的人卻冇一個敢小瞧了她。

甚至在她出現的當口齊齊止了聲息,繼而,眾人眼底便浮起毫不掩飾的歡呼雀躍。

林楚恍惚,自己人緣這麼好?

“老楚!”

那一頭,男人悠揚如經年醇酒的嗓音,迴盪在皎皎明月之下。

眾人眼中欣喜尚未完全綻開,便徹底僵硬,瞬間消失。

林止自後院中來,一身明紫鮮豔張揚。

那人素來如千秋雪,高嶺花。林楚從未瞧見過他麵上笑容如此純粹,美的晃了眼睛。隻覺完美……近妖。

再瞧他身後,黑衣鬼麪人緊緊跟隨。個個將身軀低俯,噤若寒蟬。

林楚眯了眼,陸安呢?影一呢?怎的未瞧見一個熟人?

“總教習辛苦。”林止站定,靜靜瞧向丹青,眼底無半分波瀾:“多謝你送我六弟回府。”

他微勾了唇角,笑容涼薄無情:“現在,你可以走了。”

林止態度乾脆冷硬,丹青卻並不尷尬,麵頰笑容依舊燦若朝陽。

“楚楚本不必如此。我將她送回,便不希望她後悔。”

他這話大有深意。林止不動聲色瞧著他:“這是她自己選的道路。”

所以,與人無尤。與你更無尤。

丹青垂眸,瞧向林楚一瞬不瞬:“你記好,有朝一日你想離開便來尋我。天下間,無一人能將你攔下!”

(本章完)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