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婆心裡苦,恨不能替新娘子跪下磕頭拜彆宗親。無奈對方就像個木頭。

“不拜就不拜了。”吳大壯皺了眉,扯著嗓子嚷道:“天也不早了,趕緊的上車回府去。若讓公子等的急了,有你們的好果子吃!”

媒婆縮了縮脖子,伸手便去攙扶新娘:“那便走吧。”

“哪裡來的潑賊,膽敢強擄某家的二夫人?上京盛世天子腳下,還有王法麼?!”

冷厲而略顯陰柔的男人嗓音炸響在眾人耳邊,盔明甲亮的一隊精兵潮水般衝入院中,將眾人嚇了一跳。

林楚瞧的眯了眯眼,竟然是李宗泰和護**?!

這老頭,霜發雪白卻穿了件簇新的大紅袍子是要鬨哪樣?

除了年齡有點大,打扮的就……挺像新郎。

新郎?!

林楚心中一動,不動聲色瞧一眼李天綬和林止,再瞧瞧淡然嚴肅的護**,唇角不可遏製的勾了一勾。

二夫人?

這兩人……很可以!

“抱歉,為夫來晚了,夫人冇有受驚吧。”李宗泰走至新娘麵前,將她一隻雪白柔荑握在掌心,輕拍著她的手背以示安慰:“走,為夫陪你拜彆高堂宗親,親自迎你回府去。”

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“勞煩,讓讓。”

李宗泰斜睨著吳大壯,陰鷙冷厲的眼神讓吳大壯縮了縮脖子,不自覺讓了條路。

李宗泰牽著新娘,眾目睽睽下走至林首輔身邊。噗通一聲,雙雙跪倒。自始至終,不曾給過宋老太太半絲眼風。

“李宗泰攜同二夫人,拜彆伯父!”

眾人……

這是什麼情況?

林首輔眯了眯眼,纔要開口。卻被林止林楚兩個兒子一邊一個按住了肩。

“爹彆動。”林楚低聲開口:“您擔得起他們這一拜。”

林止到了唇畔的話被林楚搶先,並不計較。狹長鳳眸裡添了些許淡淡的笑,注視著身邊一老一少。

嘭!

李宗泰與新娘結結實實向林首輔磕了個頭。

“恭喜二位。”李天綬半垂了眼眸,唇齒含笑。

李宗泰起身,將新娘攙起。拉著她,便要出門。

“站住!”宋老太太一聲厲喝,擋在二人麵前,眼底泛著猩紅,處在暴怒邊緣。

李宗泰靜靜瞧著她:“什麼事?”

“你居然問我什麼事!”宋老太太瞪著李宗泰,胸膛劇烈起伏,呼吸聲漸漸粗重。

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林楚瞥她一眼,老太太今天被氣的不輕。

剛剛經曆了一番生死,才緩過半口氣,卻被李宗泰搶了新娘。出閣跪拜竟越過了她,拜了被她除名的林老大。

這局麵換成誰,隻怕都能氣死。

“若是無事便請讓開,我夫人累了。”他中氣充沛,眼底輕蔑不加掩飾。

“你夫人?”宋老太太怒瞪了眼:“好大的口氣!南疆公主何時成了你的夫人?”

“吳大官人,你倒是說句話。”她蹙眉瞧向吳大壯,語氣中頗為不善:“這到底是你家二公子的正妻,被人這麼搶走,你們百裡家的顏麵也不好看!”

吳大壯自然知道輕重,眼珠子轉了轉,陪著笑臉朝李宗泰拱拱手:“忠義伯,您今天這玩笑開得有些過了。真要鬨洞房,也得到咱們大司馬府上不是?”

“呸!”李宗泰冷笑:“誰跟你開玩笑?今天是我李宗泰迎娶我家二夫人的日子,誰有功夫鬨你家的洞房?”

吳大壯麪色微變,眼底添了怒氣:“忠義伯,你若要強搶我家二少奶奶,隻怕……。”

“哪個是你家二少奶奶?”李宗泰不客氣的打斷了吳大壯,一把扯掉新孃的蓋頭,夜色裡豪氣乾雲:“睜大你的狗眼瞧瞧,這是誰?”

(本章完)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