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止蹙眉:“本座交代過,院中不許任何人進入!”

影一自暗影中墜落,斂眸垂首跪開口:“是李天師在後花園中舞劍,引得府中婢女圍觀跟隨。到院門前停止,始終不曾進入院中。”

林楚挑挑眉,隻覺好笑。

李天綬這個奇葩,搞出這麼大動靜,讓屋中眾人不得安生,卻隻在院外逗留。強大冷漠如鬼衛,終是拿他冇辦法。

林止瞧一眼影一,瘦削的少年越發蜷縮的緊了。

他冷著臉,語聲裡生出了壓迫感:“叫他滾!”

“到底是北漠國師。”林首輔開口阻止:“不宜鬨得太僵,我去瞧瞧。”

“老爹等等。”林楚眼底燦然如星:“國師這番作為,隻怕用意頗深。還是我去吧。”

林止瞧她一眼:“萬事小心。”

林楚緩緩出了院門。

頭頂星河璀璨,月明星稀。

院牆邊,花樹下。李天綬手中握著一把劍,舞的密不透風。

他舞劍時脫了外麵的大衣裳,隻穿著近身短打。衣裳做的緊,幾乎儘數綁縛在他肢體上,將他周身肌肉勾勒的纖毫畢現。

彼時,劍風如雲,吹落漫天臘梅如雨。

李天綬矯健身軀在花雨中穿梭,一汪驚鴻如水領空打橫,任金燦燦花瓣落在劍身。

劍刃如雪,花雨似金,交相輝映光彩奪目。

李天綬雙眸顧盼生輝間,柔情似水。他勾唇將手腕翻轉,劍身上落花亦旋轉而起,被勁風催動聚攏,起伏間凝成了碩大一朵薔薇。燦金薔薇香氣四溢。

李天綬伸手自劍尖取下薔薇花,笑吟吟遞給人群裡姿容最秀麗一個婢女。

女子啊的興奮尖叫,神色癡迷,伸手去接。指端才碰到花瓣,卻呼的一下北風吹散了。

女子眼底現一抹失望,李天綬勾唇一笑將手指在她發間一抹。髮髻上添了朵兒金燦燦薔薇花長簪,與方纔劍刃上幻化的薔薇一般無二。

女子雙手按向心口,雙頰因激動生出脈脈嫣紅。她的身軀被金燦燦花瓣包圍,暗香浮動。

“哇。”

女人們的歡呼盛況空前。

“天師好帥!身材真棒!”

“何止身材棒?功夫也好,更溫柔。”

“好羨慕翠絲,我要是她就好了。”

女人們眼睛裡冒出了星星,對眼前男人狂熱崇拜。李天綬持劍而立,唇齒邊噙著微笑,眼底流光溢彩。

林楚的唇角不可遏製的抽了一抽。

一大把年紀的老神棍不該是個持重的出家人?如今一本正經的勾引彆人府裡的小丫鬟,真的冇有問題麼?

林老二府裡的丫鬟也是冇見過世麵,被個鬍子比頭髮還白的老頭子引逗的大呼小叫,就……挺冇見識!

“李天師好興致。”林楚緩緩開口:“您繼續,我不打擾了。”

“小楚彆走!”李天綬早瞧見她到場,方纔的表演才越發賣力。哪想那人隻說了一句廢話,轉身就要走。

“你等等,我找你有事!”李天綬收劍,匆忙湊近林楚。

眾婢瞧見林楚忽然出現,似嚇了一跳,屏息凝視紛紛低頭請安。

“美人們都散了吧。”李天綬捋著鬍鬚溫聲開口:“我與小楚有話要說,多謝姑娘們一路相伴。心善者必得福祿,改日再見。”

眾女鬆了口氣,紛紛轉身離去。

林楚眼底藏著戲謔:“最美不過夕陽紅,老天師好福氣。”

(本章完)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