猥瑣男被林楚目光震懾,一時呆愣。

“你,怎麼……。”

噗!

男子瞪著眼,一句話尚未說完。忽覺肋下一陣劇痛,半空裡一捧血雨驚現。

低頭去瞧,肋下三分處雪亮一把匕首儘跟冇入。隻餘短短一截手柄被握在素白纖細的手掌中。

抬頭,清冷絕美的少年眼底一片冷凝如冰,盪出嗜血殘忍的寒芒。

猥瑣男驚駭:“不!”

噗!

匕首向下一劃再拔出,血泉噴湧。男人尚不及呼痛,死屍栽倒。

肋下三分處肚腹大開,匕首拔出致失血過多。

這人生機儘絕!

離二人不遠處有一塊大石,聲音沙啞的男人不願被汙濁淫褻玷汙雙目,藏身在巨石後。

男人的驚呼以及死屍倒地的巨大聲響落入耳中,沙啞男人隻當是猥瑣男整出的花樣。不由將唇角扯了扯,眼底飛快閃過一抹鄙夷。

“真會玩!”

之後,是悠長一聲歎息。

他的歎息尚不及落地,少年纖細身軀乍然立於眼前。沙啞男人眯了眯眼,隻覺麵前一張麵孔清冷絕美,依稀有幾分眼熟。

“這麼快?”

沙啞男下意識開口,恍然回神瞪大眼眸:“怎麼是你……。”

噗。

匕首入肉橫攪,林楚抬腳踹向男人小腹。

嘭!

男人屍身斜飛撞上道旁大樹,轟然倒地。男人厚實的衣衫被鮮血浸透,軀體彈動幾下氣絕身亡。

“的確很快。”

林楚收起匕首,語聲淡漠。

瞧一眼道旁直挺挺躺著昏睡的李天綬眯了眯眼,毫不客氣抬腳朝他狠狠踹了過去:“起來!”

李天綬哎呦一聲彈起,身軀一擰橫向滑出數步,躲過林楚猛踹。

“小小年紀,怎的如此凶狠?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懂麼?”

林楚淡笑:“我若不凶狠,能瞬間救活老天師?”

李天綬掩唇輕咳,略有些尷尬。裝死躲清閒什麼的,被人這麼點破就……挺難為情。

“診療費黃金五百兩,不謝。”

瞧著在自己眼前攤開的素白手掌,李天綬整個人都不好了:“你……你……。”

“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,我是俗人不需要浮屠,折現就行。五百兩金子買老天師一條命,不貴。”

李天綬……明知他是裝暈,還如此大喇喇來要錢。

你的良心就不會痛麼?

林楚陡然眯了眯眼,周身生出料峭的寒:“老天師受天下萬人敬仰,打算賴賬?也行。”

她打了個響指:“等從大營回府後,我就去跟老爹和老塵好好聊聊,老天師是如何的裝暈,眼睜睜看我置於危險之中的過往。”

“不就五百兩麼?”李天綬嗬嗬笑:“老頭子我這條命金貴著呢,五百兩的確不貴。”

“恩。”林楚點頭,表示對李天綬的配合很是愉悅:“交錢。”

李天綬咬了咬牙,在身上一通亂摸。良久,極不情願掏出塊通體烏黑的奇怪石頭。

“這個是我年輕時機緣巧合下尋到的天外仙石,此石中蘊含著無窮的機緣和能量。老夫數度參詳卻無法窺破其中的奧秘。此物雖不起眼,但價值絕對超過萬金。”

天外仙石?不就是隕石?拿著當寶貝,你傻還是我傻?

(本章完)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