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裡淵閉了閉眼。

自打這窮酸鄉巴佬回到上京,他們家就像犯了太歲,處處不順。

先是百裡明漪和百裡如鬆在龍脈前做出醜事,又被迫娶了花翎那個蠢笨虛偽的女人。

如今,連唯一中用的二兒子,也越來越不上道。

若非他全力壓製輿論,百裡家的名聲早就爛透了。

如今的百裡家,再禁不起丁點打擊。

整個家族都在他一個人肩上,是真的……累啊!

他輕輕歎口氣,無力的睜開眼:“為什麼是我?”

百裡淵目光灼灼,銳利如陰鷙的鷹:“你若求玉子夫,他必會答應!”

玉子夫收起看戲的神情,也認真瞧向林楚。這個問題他也很好奇,雖然不捨小楚前往夔州。

但……若小楚堅持,他不會反對。

林楚勾唇,笑容淺淡:“百裡大人,您纔是掌管兵部的大司馬!”

各司其職,算你倒黴。

百裡淵深呼吸,沉聲開口“本官可以答應。”

“這個功勞送給大人,我忽然又覺得不大甘心。”林楚眸色微閃:“畢竟,我那麼討厭你!”

“你!”百裡淵剛剛回籠的涵養,再度有崩塌的跡象:“你到底想怎麼樣!”

玉子夫暗暗豎起大拇指,能將百裡老狐狸氣的崩潰,小楚是個人物!

林楚微笑著瞧向百裡淵:“你想要這功勞也行,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。我要你聯合三公之名向皇上上書,解除對我大哥的禁錮。”

百裡淵沉眸:“這事……。”

林楚眼中笑容漸漸冷凝:“你和你的家族,彆無選擇!”

……

四月的上京,漸漸摒除了冬日嚴寒,被春天的和暖籠罩。

一個又一個勁爆的訊息在酒樓瓦肆中傳播,徹底終結了龍脈之禍帶來的陰影。

百姓們這一日還在為皇後孃娘腹中到底是公主還是皇子焦心,下一刻便聽說柔然王潛入了上京。

還冇緩過神,便被護**統領林楚貶為夔州府兵總教頭的訊息,驚得半死。

而冇在統領位置上風光幾日的林家小六爺,在聖旨下達的當日,便離京上任去了。

千裡之外的夔州府,則是全然不同的局麵。

自聖旨下達那日,夔州府便設了嚴苛的門禁製度。

城內城外,一片風聲鶴唳!

“這夔州府也真是的,怎的忽然就不許外鄉人出入了?”

“誒呦喂,我家是開藥鋪的,才進了大批藥材。眼看天就要熱了,若是再不許入城過關,所有的貨物都得爛在手裡了!”

眾人幽幽歎氣:“血本無歸啊!”

城門外不足一裡,平地起了無數帳篷,皆是被困在城外不得過關的客商。眾人每日除了打聽能否過關,便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懟天懟地!

“我堂堂西楚大國,彭帥統轄之地,居然出了這麼一個混蛋糊塗軟骨頭的太守!下這麼一個狗屁不通的混蛋命令,不是坑人麼!”

“小聲點。”立刻有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:“到底是在彆人地盤,莫要被人聽到了。”

“怕什麼?許做還不許人說?”

那人瞪眼,一掌重重拍在一旁的樹乾上:“太守伍元彬就是個軟骨頭!若不是彭帥病重,哪裡能叫幾個北漠人欺負到咱們頭上?”

(本章完)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