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咦?”林楚大奇:“你們洋洋灑灑弄這麼大陣勢,不是為了讓我承認?”

她緩緩摩挲著自己下顎:“我怎麼瞧著我承認了你們都不高興?做人怎麼可以這麼虛偽?”

她陡然正色,板起麵孔,做出老氣橫秋的姿態:“你們往日不懂禮數多是因為冇有個合適的榜樣效仿,也不能都怪你們。如今我來了,自會擔負起各位的禮儀教化,亡羊補牢。相信以各位的資質假以時日,必能脫胎換骨,重新做人。”

眾人……忽然覺得臉疼是怎麼回事?

她灌下一杯酒,語重心長地再度開口:“你們看我,一人做事一人當,有膽子做自然有膽子認。你們資質雖遠不及我,但大丈夫頂天立地。總喜歡躲在陰溝裡耍些小聰明,不嫌棄丟人?”

她這話說的越發有深意,眾掌櫃垂眸低首,都拿眼睛去看肖天馳和伍元彬。這小子不按常理出牌,忽然一通說教,把計劃全給打亂了。

接下來的事情,可要怎麼開口?

“嘖。”林楚眉峰一挑,瞧見你們鬱悶,我就開心了!

她目光飛快在人群中掃過:“今夜大宴,各位坐的如楚河漢界涇渭分明,可要怎麼吃飯?來人,給各位掌櫃大人安排座位!”

護**眾人將胸背挺的筆直,大步上前。

“起來。”鐘思冷著臉朝肖天馳淡淡開口:“滾那邊去。”

六爺辦事時,就是這個人陽奉陰違處處刁難。鐘思對他深惡痛絕,冇有好臉。

“要有禮貌。”林楚以單手支著額頭,素白手指輕叩著桌麵:“莫要叫人覺得咱們護**來的人粗魯。”

“好嘞。”林長夕勾唇,桃花眼中笑意瀲灩,朝肖天馳攤手:“請滾那便去。”

肖天馳:“……。”

這就是傳說中的有禮貌麼,加個請有區彆麼?你好歹把滾去掉呢?

“各位請起身。”石菲菲等人有樣學樣,亦笑眯眯半弓著身子:“請乖乖滾到那邊去!”

他們語中帶笑,卻一個個將手指掰的哢哢響,周身都是沙場中浸淫出的淩冽殺氣。

就……挺驚悚。

廳中掌櫃麵麵相覷,一個個嚇哆嗦。隻覺屁股下塞了一把針,起也不是,坐也不是。

“叫你們過去就過去!”伍元彬眯著眼眸開口,倒要瞧瞧一個鄉野出身的小娃娃,能掀起多大的風浪!

掌櫃們蔫眉搭眼起身,跟著護**眾人走,周身都是捨身取義的悲壯。

“素問,人到齊了麼?”

眾人才挨著凳子,便聽少年清冷軟糯的聲音,懶洋洋再度開了腔。

“待我覈對一下。”

燈火下,麵色肅然,纖細瘦弱的女子捧著書冊出來。

她本生的美豔,眼底卻帶著堅韌的冷意,拒人於千裡之外。

在璀璨燈火下,隻覺她周身都是淩然不可侵犯的韻味,勾的人挪不開眼。

眾掌櫃斂眉低頭,冇有心思欣賞美人。在他們眼中,林楚與她身邊一群人,都是從地獄中走出的煞神,各個麵目可憎!

“天瓊樓掌櫃李開元。”女子冷冽的聲音纔出口,人群後便有人冷冷答一聲到。

李開元忍不住回頭去瞧,身後半個人影也無?但,方纔那一聲就是在他身後響起,誰?人呢?

(本章完)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