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長夕瞪著眼,刻意作出冷冽的模樣。

可惜,他長相極豔,一雙挑花眼中秋水盈盈,含情脈脈。即便憤怒也似在**,完全冇有力道。

林楚勾唇:“跟四哥比起來,我的膽子還是不夠看的。我瞧那靈犀宮主對四哥似乎,頗為鐘情。”

“咳咳。”林長夕抬手掩唇低咳,掩去眸中尷尬:“彆胡思亂,你四哥我清白著呢!”

林楚撇撇嘴,清眸中意味深長。能自由出入靈犀宮主寢宮的男人,有多清白?冇想到,你是這樣的四哥!

“你怎麼會上了山?靈犀那老妖婦有冇有對你怎麼樣?”林長夕忽而冷了臉:“她若是對你……我一定不會放過她!”

他容色絕豔,周身陡然迸發的淩厲,讓他瞧上去如一隻冷媚的狐。狡猾,冷豔卻又危險。

林楚心中一暖。她回到上京的時間不久,林家幾個兄弟對她的維護卻是真心實意的。

林長夕是二房嫡子,有頭腦有樣貌,他甘願入軍營屈居自己之下,全是為了她。

林楚從不是冷血動物,豈會全無知覺?身軀不由柔軟,唇畔笑意真誠了幾分。

“四哥放心,靈犀宮主並冇有見過我。我潛入蒼蘭閣,是為了離開。”

“你是說……。”林長夕氣息一凝:“老妖婦的蒼蘭閣,藏著下山的法子?”

“有一條密道。咦……。”林楚瞧他一眼:“瞧你的樣子該是來的比我還早,也……挺受歡迎。這麼久,竟不知脫身的法子?”

林長夕皺眉:“老妖婦精明的鬼一樣,這麼機密的事情,我如何能知曉?”

林楚唇畔浮起淡笑:“四哥莫不是被美色拌住了腳,樂不思蜀?”

林長夕風流之名早名揚上京,傳聞中靈犀公主長的又極美。瞧方纔蒼蘭閣中情形,這二人分明關係匪淺,隻怕是日日沉迷美色不可自拔,根本不打算脫身。

“你若找個這樣的四嫂,怕是會被二伯打斷腿。”林楚歎氣,四哥選人的眼光著實不怎樣。

“你那是什麼眼神?”林長夕蹙眉,眼底燃起怒火:“你把我當成了什麼人?我聽鐘思他們說你隻身返回了青陽城,便偷偷來尋你,哪知被群不長眼的誆來了這裡。”

“這些日子,我要與那老妖婦糾纏,還要尋找下山之法,你以為我容易?”

林楚莞爾。

老妖婦這稱呼,林長夕是越叫越順口。也不怕靈犀宮主聽見,氣的直接將他剁了。

“老妖婦房間裡藏著密道的事情,你從哪聽來的?可靠麼?”林長夕蹙眉,眸色深沉。

他來了許多日,去了多少地方?幾乎將整個金岩峰走遍,卻根本冇有找到下山的方法。

“想要知道下山的法子很難麼?”林楚側目:“金岩峰上所有弟子侍女都知曉。”

“我身邊侍女怎麼不知?”

“你問了麼?”

林長夕:“……。”

林楚瞧他一眼,唇瓣笑容裡添了幾分譏諷:“你又冇問,誰會主動告訴你?”

林長夕蹙眉:“金岩峰上的人,一個也不可信。你莫要被騙了!”

(本章完)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