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恩。”林楚吸了吸鼻子,心中暖意融融。

上一世她冇有家人,習慣了將情緒內斂。冇想到重活一世,竟收穫了親情友情,老天終究待她不薄。

林長夕瞧著她,眉峰依舊不曾鬆散:“我還是覺得,你得小心丹青。那人隻怕……不簡單。”

他略略猶豫開口:“我瞧見靈犀宮侍女恭恭敬敬接了他上山,便偷偷摸摸地想跟來瞧瞧,卻不得其法。隻能,將自己給賣了。”

“但我上山後,卻再也冇有瞧見過他。”

林楚半斂了眉目。

丹青的身份需要他遊曆天下。這些年他去過不少地方,加之性格謙遜有禮,不少能人異士都願意與他為友。或許,他機緣巧合下上過金岩峰,也不是不可能。

“這事……。”她慢悠悠開口:“你不必管了。待來日我瞧見他時,自會問他。”

“你莫非!”她心中忽有靈光一閃,抬眸瞧向林長夕:“你隨我前來夔州,莫非是為了跟蹤丹青?為什麼?誰的主意?”

林楚眯了眯眼,心底浮起張顛倒眾生的絕世容顏:“是林止。”

除了他,誰能讓心高氣傲的林家小三爺辦事?

“我……。”林長夕吸口氣,眼底浮起些許不自然:“這個……。”

“小狐狸,小寶貝,小心肝。你怎的來了這麼個不吉利的地方?”驀地,女子媚入骨髓的嬌柔聲音自院外響起。

“你明知此處是我金岩峰禁地,還一頭闖進去?奴家知道你是在吃醋,才同我發脾氣,想故意讓我不痛快。你快些出來,奴家給你賠不是,還不成麼?”

她的音色如水,悠揚而纏綿。說話時並未用多大力道,卻能叫院中二人聽的清清楚楚。

林楚聽的惡寒,起了一身雞皮疙瘩。側目瞧向林長夕,眼底帶著詢問。

小狐狸?小寶貝?小心肝?是在……叫你?!

林長夕一張臉徹底黑了,將牙齒緊緊咬了咬,一把扯住林楚衣袖:“走!”

“小心肝,我同你說這些是為你好,這地方你可萬萬去不得。若是再往前半步會有性命之憂,連我也保不住你。你快出來,我不會怪你。”

靈犀宮主捏著嬌柔的嗓音不疾不徐循循善誘,卻不知伊人早已遠去。

一路前行地勢愈加偏僻,似連陽光都無法企及。四下皆是風雨不透的陰霾與濕冷。

林長夕始終執著向前,林楚便也一路相隨。

行至漸深處,光線暗如黃昏。明明是青天白日,四下卻裹著油潑不進的濃霧,行走期間叫人遍體生寒,隻覺陰森可怖。

“前邊瞧著像個院落。”林長夕極目遠眺,腳下步子略略頓了頓:“恐會有詐。”

“怕什麼?”林楚眉目平靜:“無非就是一死。總歸我不會輕易的死!”

所以,遇到她,死的隻能是彆人。

林長夕默默吞口水,六弟就……挺威武霸氣!

“我去瞧瞧,你在這裡等著。”

“開什麼玩笑?”林長夕挑眉:“我是哥哥,哪能讓弟弟身處險境?走!”

(本章完)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