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下靜了半瞬,梅枝瘋狂大喊:“你胡說,我就是梅枝!林楚你曾經發過誓,說要與我們同去同歸,你不能食言。”

她嗬嗬大笑:“我殺了穆亦霜又如何?你可是重諾的人!你不敢對我怎麼樣!”

“我早在數日前便讓人前往上京去了,隻要你敢殺了我,京裡收不到我的訊息,立刻便會有你殘害同僚戰友的帖子呈給皇上。你如今再派人上京去向皇上解釋,已經來不及了。”

她是笑聲猖狂而興奮:“林楚,你終究是我的手下敗將。”

“這個賤人!”

眾人想不到梅枝還有這一手,恨的牙癢癢。皆焦灼的瞧向林楚。

“她說她是梅枝,你怎麼看?”林楚不理會地上的人,側首瞧向身側站著的一個黑衣鬥笠人。

那人始終一言不發站在她身側,存在感極低,幾乎叫人忘了此地還有這麼個人。

直到林楚提起她,眾人纔將視線第一次放在這人身上。這才發覺她身軀纖細嬌小,看上去像個女子。這人是……

鬥笠人並不說話,一步步走向地上的梅枝。隻隨意揮了揮手,梅枝的笑聲便戛然而止。

“你是誰?”她眼底露出驚恐:“你對我做了什麼?為什麼我……我動不了了?”

鬥笠人依舊無語,細瘦蒼白的手指自袍袖中探出,一把攥住梅枝的麵頰。

另一隻手從懷裡掏出個小瓶子,用牙齒咬掉了瓶塞,將裡麵透明如水的液體一股腦倒在了梅枝麵頰上。

嘶!

梅枝麵頰上頃刻生出白煙,如燒開了的沸水般蒸騰不休。鬥笠人鬆開手指後退半步,靜靜注視著梅枝。

“啊!”

梅枝一聲慘呼,拿雙手掩麵,倒地不住翻滾。

“你……你這個賤人!好痛!痛死了!”梅枝又哭又喊,淒厲可怖:“救救我,求求你們救救我。”

從她麵頰上發出細微嘶嘶的聲音,似有什麼在快速融化。她指縫中滲出黃色半透明的液體,白煙更甚,瞧著極其恐怖淒慘。

然而,無人上前。自她殘忍殺害穆亦霜那時開始,就註定了不會有好下場。

“差不多了。”一盞茶後,林楚淡淡開口。

鬥笠人上前,將林楚手邊的茶盞端起,一杯滾燙的熱茶儘數潑向梅枝麵頰。

嘶一聲之後,天地歸於平靜。梅枝的哀嚎也漸漸止了,她的雙手卻依舊掩在麵上,始終不肯拿下。

鬥笠人上前,一把攥住梅枝手腕,將她兩隻手輕而易舉掰開。露出一張小巧而秀美的麵孔。

“咦,她是誰?”眾人一愣,那竟是一張陌生的麵孔。

素問眯了眯眼,這張臉好像……在哪瞧見過。卻……想不起來。

“好久不見。”林楚不在意的輕瞥那人一眼:“林茉煙。”

眾人愕然。

林茉煙,夔州林氏三房庶女。一個在林家毫無地位的女子,竟然是她?!

“好好做你的林家小姐不好麼?”林楚淡淡開口:“冒充我身邊的人,並不好玩。”

鬥笠人將重新為林楚沏的茶水送在她手邊,林楚伸手接過,盯著雨過天青的茶盞歎口氣。

“是這日子過的不舒爽,還是每天的太陽不夠燦爛。為什麼就一定要急著去死呢?”她說。

(本章完)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