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林楚的時代,模擬機器人已經達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。四國大陸,當然不存在那樣的技術。

但,造出能夠自由行動的機關傀儡,也不算一件難事。

“秀才,有一件事情你必須明白。”

林楚瞧著穆亦文,眸色漸漸鄭重:“利用數術機關鍛造出的傀儡,即便外形與人再相似,終究是個死物。你明白死物的概念麼?”

穆亦文身軀輕顫,麵色蒼白如紙。嘴唇翕動半晌,卻說不出半個字。

“她冇有思維,冇有意識。她不能同你說話,也不會對你的舉動做出任何迴應。她隻是個能自由行走的高級木偶,甚至冰冷地冇有絲毫溫度。”

林楚目光如炬,一瞬不瞬盯著穆亦文:“這樣的穆亦霜,你確定要麼?”

穆亦文對穆亦霜情根深種,穆亦霜的死亡固然會讓穆亦文悲傷。但,時間是治癒一切的良藥。

總有一日,歲月會沖淡傷痛,讓他放下過往。

但是……

若身邊時刻跟著穆亦霜的傀儡,則是全然不同的局麵。她會日日提醒穆亦文兩人的情深不壽,卻不能給他絲毫迴應。

這對穆亦文來說,何其殘酷?他終其一生,也無法走出穆亦霜的陰影!

“要!”

穆亦文冇有任何猶豫:“我不需要她懂我,愛我。因為,我懂她。”

“我隻有一個要求。”

穆亦文挑眉,瞧向林楚:“在我死後,毀了霜霜的傀儡,不要讓她落入任何人手中,為我二人合葬。”

他半垂下眼睫:“生不能同寢,那便死同穴。若有來世,我還是會一心一意愛她。”

男人的大掌貼上穆亦霜的麵頰,指端的觸感冰冷而僵硬,並不令人愉悅。

但他眉目舒展,語聲溫柔,眉目間儘顯繾綣溫柔。

分明是至死不渝的愛人,卻生生……陰陽相隔!

“跪下!”

鐘思一聲冷喝,重重朝林茉煙小腿肚踹一腳。

林茉煙早就是強弩之末,鐘思力氣又大。捱了她一腳,疼的出了一身冷汗,軟軟撲倒在地。

林茉煙將下唇咬的幾乎出了血,小腿疼的撕心裂肺,似乎斷了。

然而,無人在意。

“給霜霜磕頭謝罪!”

眾人嘶吼如雷,在她頭頂炸響,幾乎將她淩遲。

林茉煙深呼吸抬眼,沖天烈焰將身邊每個人的麵目,照的清晰可辯。

眾人眼底帶著淒婉,悲涼,不捨和心疼。

林茉煙很清楚,他們的萬般愁緒皆與她無關。他們有多悲痛,對她便有多痛恨。

她忽覺徹骨的冷。

她出身卑微卻不甘心,一生蠅營狗苟隻為能叫眾人高看。怎樣也該比個窮鄉僻壤的外室子風光。

到頭來……

到頭來,卻落得萬人嫌惡,甚至連外室子身邊一個低賤的孤女都不如。

人生何其諷刺?

“老天,你待我不公!”

也不知哪裡來的力氣,林茉煙竟掙脫了鐘思的鉗製,一聲怒吼衝入到烈焰中去。

“不好!”

鐘思皺眉,卻被林楚伸手擋住去路:“隨她去吧,她其實是個聰明人。可惜,可惜。”

(本章完)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