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楚勾唇:“不告訴他也行。”

陸安暗暗鬆口氣,就知道……這位爺的難纏半點不輸自己主子。但願……她的事情不難辦到。

“你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,我若心情好了……。”

“您問,我定然知無不言言無不儘!”陸安臉上笑嘻嘻,心裡哭唧唧。

他今天來這裡乾什麼?閒的麼!

“林老三一家的屍體現在何處?”

“要說這個,那是真精彩。”

陸安眼睛亮晶晶:“小四爺念舊情,將他們屍身收走送到夔州林氏祖墳去,還冇等埋就被族裡耆老給哄了出去。”

“他們說林老三那一家連帶宋老太君,早就被族裡給除了名,他們冇有資格葬入林氏祖墳。”

林楚哦一聲:“是麼?”

她一點都不意外。

林老三和宋老太犯下的是叛國罪!

投敵叛國是要誅九族的!

這個,她倒是不怕。林老爹早就除宗另立,京兆尹中存有備案。至於林老二一家,憑著林長夕林長嘯兄弟兩個的功勞,也不會有什麼大礙。

但,夔州林氏不同。

他們從前就是依附林首輔和林老二的吸血鬼,能同富貴絕不能共患難。

出了這麼大的災禍,自然要想法子把自己撇乾淨。將林老三一家除名,是他們自保的唯一方法。

可笑宋老太太一輩子爭強好勝。到死,卻成了萬人唾棄的孤魂野鬼。也不知黃泉路上,她會不會後悔。

“最後怎麼處理?”

“小四爺將他們一把火燒乾淨了之後,葬入了亂葬崗。”

“燒了?”林楚挑了挑眉,四哥這事乾的……漂亮!

夔州百姓恨死了林老三一家,哪怕死了估計也要將他們挖出來鞭屍。

林長夕將他們燒掉,塵歸塵土歸土,隨便找個地方一埋,誰也找不到。

唯有如此,才能讓他們入土為安。

“四哥,還是善良的。”林楚摩挲著下顎,自從金岩峰相遇,她便對林長夕徹底改觀。

林家的男人,各個都非尋常之輩!

即便是被三房拋棄飽受折磨的林長樂,實際上也遠比同齡人聰明的多。

關於林長樂……

林楚眯了眯眼:“你趕緊給老爹傳書,讓他想法子給林長樂換個身份。”

“早在我們來夔州前,林爺便做主將小五爺過繼給了二老爺。三老爺根本冇有在意。”

林止早就預料到林老三一家會不得善終?他那人素來淡漠,竟也能想著給三房留一條血脈。

林止什麼時候也學會了處處替他人著想?

“我大哥呢?”

“林爺在忙,特意……。”陸安的話隻說了半句,忽然意識到什麼,猛然閉口。

“特意什麼?”

林楚本隨口一問,陸安的表現卻是此地無銀三百兩。

她心中一顫,林止有危險!

“我們林爺素來很忙,嗬嗬。”陸安打哈哈:“並不奇怪。”

“他特意讓你做什麼?”

“什麼特意?我說了麼?冇有吧哈哈。”

房間裡隻有陸安乾澀的笑聲迴盪,就……挺尷尬。

林楚淺抿著唇瓣,清眸一瞬不瞬盯著陸安,洞若觀火,仿若能照見人心的溝渠。

陸安吞了吞口水,笑容在唇畔凝固。

“說!”隻一字,重若千鈞。

(本章完)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