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為她受了傷,以為我不知道?”修羅王譏諷道:“現在的林止,不是我的對手。”

林止飲下一杯酒:“那就試試。”

兩人皆語聲清淡,似閒話家常。卻在言談間藏著刀光劍影,佈下了生死戰局。

“你是傻了還是殘了?殺個人還得要彆人來?”

女子的聲音清冽而悠揚,卻冷到了極致亦囂張到了極致。

屋中人靜了半瞬,繼而扭頭瞧向院中。

夜色朦朧,星河璀璨,印出一人身似蒲柳挺拔如鬆。她一襲紅衣似花開彼岸,如火如荼。襯得膚色如血,眉目如畫。

最妙是她一雙眼眸,耀眼勝星辰大海,承載著雲詭波譎的寒。一眼令人,如墜冰窟。

“林楚,好久不見。”修羅王麵具下一雙藍眸半眯著,悄然閃過一點寒芒如霜。

“你不是早知道我來了?”林楚淡漠如水,揚一揚手中筷子。林止院子裡能對她下殺手的,還有誰?

她眼底含著譏笑:“做人,不要這麼虛偽。”

藏在暗處的鬼衛默默豎起一根大拇指。

敢如此跟修羅鬼域的主子說話,普天下大概隻有這麼一個。

林止唇角微勾,狹長鳳眸中蕩起溫暖的笑。老楚無所畏懼的模樣,真叫人喜歡的挪不開眼。

修羅王淡笑,蔚藍的眼眸卻瞧向林止:“這個人我要親自動手,你老實點,我會考慮放林家一條生路。”

“你不放過,我會怕麼?”林止淺酌滿飲,渾不在意。

修羅王蹙眉:“你是一定要與我為敵麼?”

林止:“那是你的選擇。”

修羅王咬牙:“你們一起上吧。”

“那樣你會死的很慘。”林楚挑眉:“我不喜歡欺負人。”

修羅王怒極反笑:“但願你的身手能如你口舌一般淩厲!”

嗖!

語聲未落,屋中劃過一道殘影,淩冽而磅礴的殺氣,卷向林楚。

叮!

林楚的短劍砍上修羅王的手指,迸出刺目的火星。林楚吸氣後退,眼底生出鄭重。

修羅王並未使用武器,單憑一雙肉掌接住她削鐵如泥的短劍毫髮無傷,甚至能蹦出鐵器光輝。

足見,他金鐘罩的功夫已經練到爐火純青。

而他的速度,極快。

一招之後,如影隨形。無論林楚退至何方,他總能出現在不足三尺之地。

而這人本身,對幻術用毒造詣頗深。這是林楚此生以來,遇到的最棘手的敵人。

這種人,不可力敵。

“林爺,不管麼?”陸安一回來,便瞧見院中生死相搏的兩人。嚇得心驚膽戰。

“老楚想親自解決。”林止眸中帶笑,絕美如仙。

“可也不能眼睜睜瞧著六爺吃虧,那個可是修羅王!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陸安挑眉,知道,然後呢?就這?

四國大陸,誰能逃過修羅鬼域殘忍到令人髮指的血腥手段?何況是修羅王親自動手,他要殺的人,絕冇可能瞧見第二天的太陽。

陸安走神間,林楚的蠱蟲已經被修羅王的幻陣吞噬。而林止,則慢條斯理倒了第二杯酒。

“林爺,您就不擔心麼?”

陸安急的跳腳,那可是您心愛的男人。不得踹在懷裡小心保護著?操不完的心呐!

“擔心。”林止淡淡開口:“擔心修羅王不能完整的走出這個院子。”

(本章完)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