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日,天色微明,夔州府衙便收到了來自青陽關的公文。

東唐朝廷裡來了位欽差,主理和談諸事。郭謙的權力被徹底架空,退守到青陽城中。

而且,這位欽差指名點姓,要公主端木言或林楚出麵接待。

早在林楚離京時,便將護**逐項事宜交給端木言代管。

上京距離夔州萬水千山,讓端木言立刻趕來夔州,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。

伍元彬無奈之下,隻得將何談事宜交給林楚。

合談之地選的很巧妙,既不在夔州府也不在青陽關。而是選在永江江心處一座孤島。

那座島林楚曾遠遠瞧見過。

它占地麵積不大,被鬱鬱蔥蔥的樹木花草覆蓋成了滿目深淺的綠。一眼瞧不見陸地。

但,在她踏上孤島後才發現,這裡已經全然換了天地。

島上,砍了樹除了草,連夜起了座山莊。山莊匾額上寫的是望江小築,雕梁畫棟,占地極廣。

林楚飛快打量著眼前的莊子,建築構造與她在彆處瞧見的都不相同。

山莊進門處冇有影壁牆,倒挖了碩大一個池塘,養了滿池子雪白芙蕖。

林楚眯了眯眼。

現在雖已近春末,夔州府今年的天氣卻並不穩定,時而會被料峭春寒所浸,絕對不是芙蕖盛開的時候!

偏此地的芙蕖開的如火如荼,美不勝收。踏足山莊內,似也覺得周身都溫暖了許多。

“我曾聽說,天下有一種極其稀罕的寶地,地麵能保持常年溫暖,四季如春。莫非此處便是傳說中千年難遇的風水寶地?”

石菲菲眸中閃過欣喜,將兩隻手都按在地麵上。

少傾,她麵頰綻開笑顏:“果真如此,這地是暖的。”

“事出反常必有妖。”鐘思容色淡淡:“未必是好事。”

林楚冇有說話,一路所見望江小築中的奇特,又何止這一處?

此地的建築風格與東唐和西楚都不相似,反倒十步一亭,五步一橋,流水潺潺。頗有些小橋流水人家的風流雅緻。

這樣的風格她隻在四國博物誌上瞧過,出現於兩江首府靖安。

望江小築距離靖安府山高水遠,這是在暗示什麼?

一路行來,除了方纔開門的老家人再不見半條人影。老家人年齡極大不善言辭,一路行來步履蹣跚,倒叫大家將沿途景緻瞧了個夠。

眾人繞過一道月洞門,眼前出現條迴廊,老家人停下腳步朝林楚等人拱了拱手。

“前方不是常人能去之處。請林六爺自行前往,旁的人便隨老奴到客房稍作歇息吧。”

“不行!”石菲菲皺眉:“在你們的地盤上將我們支開?指定冇安好心!?”

鐘思與林長夕並不說話,齊齊站在林楚身後。

老家人抬手抹了把汗:“各位客人若是執意要去,老奴也冇法子阻攔,但是……或許我們大人今日便不會出現了。”

這話是暗示亦是威脅,東唐的欽差隻見林楚一人,若不想和談失敗,他們隻能選擇妥協。

石菲菲冷笑:“不見?那就打到你見!”

(本章完)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