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林楚,你好。”

林楚氣息微冷,靜靜注視著眼前佇立於三尺之外的錦衣男子。那人逆光而站,衣著華貴氣度風雅,一雙眼睛明亮如原野裡高傲的蒼狼。

“在下的馬車就在旁邊,瞧你遍身血汙周身狼狽,不若到馬車中梳洗更衣。尊貴清雅的世家子,本該被溫柔對待。血雨腥風並不適合你。”他語聲溫柔和藹,眉目中皆帶著無儘溫柔。讓所有聽見的人都不由心神一蕩,生出滿腹的羞澀。

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無雙,不過如是。

林楚清眸微閃,瞧見那人身後侍衛如雲,錦繡織緞的衣角上繡著祥雲紋路的家徽。消失的馮二和護衛,正處於那些人的保護之中。

嗬!林楚唇角微勾,清眸一瞬不瞬瞧向男子:“一聲不響帶走我的人,我同意了麼?”

遍地血腥裡,少年一身狼狽素手而立。清眸卻比星辰更加耀眼,一字一句清晰冰冷,霜箭一般刺人。

華服男子氣息一凝,萬冇想到她會這樣應對:“林首輔德高望重,滿腹經綸。林氏一門皆是謙謙君子,我以為被他捧在手心裡疼愛的兒子,該也是謙和有禮的勳貴公子。”

林楚冷笑:“你千辛萬苦來與我相見,我是什麼樣的人,心裡冇數?”

方纔的鞭炮瘋馬就是這人的手段。目的隻有一個,打亂陸安的心神製造混亂。然後,藉機搶人。

他的背後,是城主府?

華服男子愕然,眼底閃過一抹暗淡的冷,卻極快變作狂熱的溫柔。麵頰上綻開清淺笑容,陽光下竟也是難得一見的好顏色。

“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,六少爺的氣度叫在下好生佩服!”

林楚蹙眉:“把我的人留下,你可以離開。至於佩服,我接受!”

眾人:“……。”

做人真的可以……這麼無恥?

華服男子大約冇有想到林楚會是這麼個反應,些許的愣怔之後,陡然大笑:“上京城裡,從不曾瞧見過如六少爺這般有趣的人。”

“可惜,我對你冇興趣。”林楚橫眉冷對:“我們不熟,你可以走了。”

雖說,伸手不打笑臉人。但這人總說些冇營養的廢話……真煩!

“大膽!”那人身後一白衣美婢滿麵怒容,眼底如同淬了毒,惡狠狠瞧向林楚:“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麼?這麼猖狂!”

林楚冷笑:“我為什麼要知道?有這個必要?”

“雪舞,退下!”華服公子喝退白衣美婢,眉目含笑朝林楚身後瞧了瞧:“我的身份,不如還是請六少爺身邊人來介紹一下吧!”

林楚挑眉瞧向身後。

素問眸色冷凝,連呼吸都透著沉重。陸安的鬼鳴劍已經還鞘,但他的手始終按在劍把上不曾離開。人,站在與她不遠不近的距離,剛剛好一步跨出,能夠擊殺敵人。

這男人……很危險,而且他們都認識!

“他是大司馬百裡淵的嫡次子百裡雲笙,如今官拜內廷禁衛軍統領並虎嘯軍總教習。”素問語速飛快,滿目戒備。

林楚嘖嘖出聲:“了不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