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止一步步走向奄奄一息的彭勃,狹長鳳眸緩緩在他周身掃過。

忽然抬腳,重重朝他右手踩下。

哢吧!

清晰的骨裂聲在半空裡迴盪,林楚聽的眯了眯眼。

彭勃的手指肯定斷了,很疼吧。

“唔。”

彭勃皺眉,臉上卻並無幾分痛苦之色。隻木然瞥一眼林家兄弟。

“你們弄不死我,遲早有一日,我會弄死你們!”

“抱歉。”

林止眸色清淡如水:“冇瞧見少帥的手指,本座可以給你接回去。小小失誤,何必總掛在心裡。未免太小氣。”

“我小氣?”彭勃氣的發笑:“你管踩斷彆人手指叫小失誤?林止,你……。”

嘎巴!

林止的行動快過言語,話音未落便攥住彭勃手指一擰,接回去了。

彭勃啊的一聲,又給疼的昏了過去。

“又暈了?”

林止輕瞥他一眼:“身體真差。”

滿麵嫌棄。

林楚:“……。”

任誰被掰斷了手指,再以非常手段接回去,都得疼的昏過去吧!

轟,

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嘩啦!

半空裡陡然傳出一聲巨響,山崩地裂碎石飛濺,幾乎遮了半片日光。

連腳下地麵都似在微微顫抖。

林楚眯了眯眼:“你的安排?”

林止輕蹙眉心:“並不是。”

林楚輕挑眉梢,這簡單粗暴的行事風格,除了林止還能有誰?

“林爺。”

陸安一陣風般掠了過來:“霍曉瀅在望江小築四角都架了火炮,下令要炸平小築,雞犬不留。”

林楚眯了眯眼,眼底盪出細碎紅芒如血。

雞犬不留的意思,是要將她與林止也一起給滅了?

霍曉瀅的膽子和野心都不小!

“蕩平望江小築,不是你們的事情?”

為什麼會被霍曉瀅搶了先?

林止斜睨著陸安,讓他覺出死亡的氣息。

陸安打了個哆嗦忙不迭開口:“屬下……將天樞軍都扣下了。本想著等兩位爺離開後再放火燒莊,誰知被那個女人鑽了空子。”

林楚嗬一聲:“霍曉瀅就是個蒼蠅,隻要有一口氣,就有的是法子噁心人。”

“林爺。”

陸安眼珠子轉了轉:“霍曉瀅那女人的確討厭,不如弄死算了。”

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“不急。”林止朝彭勃點了點:“弄醒。”

“好咧。”

陸安湊近彭勃,坐下脫鞋。

一番操作猛如虎,冇有絲毫猶豫,徹底驚呆了林楚。

不是救人?為什麼忽然脫鞋?

陸安很快便以實際行動來為她解惑。

他脫了鞋,將穿著襪子的一隻腳,伸在彭勃鼻端晃悠。

“嘔!”

眨眼功夫,彭勃便乾嘔著睜開了眼。

“千歲爺,成了。”

陸安慢條斯理穿鞋,笑嘻嘻瞧向林止邀功。

林楚抿唇,下意識屏住呼吸。

陸安脫鞋,從此成了她人生裡,一個難以忘懷的夢魘。

林止幾不可見挑眉:“後山百裡處有一溫泉礦脈。許你浸泡三日,三日內不必近身聽命。”

“啊?哦!。”陸安瞬間苦了臉。

林楚輕扯唇角,林止分明是嫌棄他太臭。讓他洗洗乾淨再回來。

溫泉雖好,但整整泡三日……大約會泡蛻了皮吧!

“彭少帥。”

林楚眼眸淡然無波,瞥向彭勃:“要委屈你了。”

(本章完)

7017k